8boer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笔趣-第三章 弒神者的弟子展示-vy48p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不在汉阳峰啊?”
与同班同学光顾女仆咖啡厅、编造谎言忽悠父母、于Z国JX省的热门旅游景点观光的过程略过,莱尔如今独自来到庐山,寻找弑神者-罗濠所居住的道庵。
按照传言中罗濠的个性,莱尔还以为她会舍弃出入便利性,追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逼格,将道庵放在汉阳峰的顶端,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
“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搜索了……”莱尔从汉阳峰上飘下来,从裤袋掏出智能手机,借助地图app避免缺漏的同时,也顺道拍摄点照片,以雄、奇、险、秀闻名于世的庐山值得拍摄留念。
由于罗濠的道庵极有可能设置着驱逐普通人、屏蔽现代科技产物的观测、干扰侦察魔法的隐匿结界,有效搜索范围低于视觉感知范围,莱尔只能在距离地面约30米的高度缓缓飞行,因此要在这片据说已命名山峰就有171座的山林中找出道庵将会相当花时间。
……幸运的是,莱尔只搜索了一个半小时,带路的人就出现了。
本妃已滚远
一名黑发少年从远处的山峰上飞跃而下,身体就如同抛物线一样朝向山下落去,中途踹了下崖壁,变成仿佛使用了滑翔翼一样的滑行。
落在山下一棵大树的树梢上,却没有踩断脆弱的树梢,黑发少年蹬了一脚,树梢只是摇晃了一下便将其送往数十米外的另一棵树上。如此反复,黑发少年以时速近八十公里的高速在山林上靠近。
病毒 人生tt
如果要以科学的方式解释,会得出‘黑发少年是一个体重以克计算的生物’的结论,所以还是接受‘他是一个轻功达人’的答案吧。
“初次见面~你应该是罗濠教主的徒弟陆鹰化吧?”莱尔早早落到地面,待黑发少年落地后打招呼道。
年逾二百的罗濠年轻时创立《五狱圣教》,成为了武林盟主,却没有走庸俗的桃李满天下路线,收徒门槛极高。其他徒弟已出师,于Z国的异能组织内扮演重要角色,陆鹰化是目前唯一跟在罗濠身边求学的弟子。
“太好了,省了我自我介绍的功夫~”陆鹰化微笑道,笑容一点都不可爱,一副嫌麻烦的样子,打量了下莱尔,略微迟疑地问道,“慢着……你是男人?”
莱尔奇怪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男人好!我最讨厌长得漂亮的女人了。”由于自小被罗濠殴打,陆鹰化不但养成了偏执扭曲的个性,还对美丽和有才能的女性抱有强烈的敌意,“对了……请放心,我也不喜欢男人。”
“哈……”跟不上对方的脑回路,莱尔找不到报上姓名的机会。
“话说你是活腻了吗?明知道这里是我师傅的地盘还乱跑,一旦打扰到我师傅谁都救不了你,最重要的是我还会被你连累而遭受重拳殴打。”陆鹰化抬起手,指向另一个方向,“观光客往那边走,四公里处有一个宝藏级瀑布,我只告诉男人。”
“可是我就是来拜访罗濠教主的啊。”莱尔回答道。
抢来的老公
“噢,原来你是信使?”陆鹰化意外道,背后的旅行背包、手中的智能手机、身上的庐山特产手工艺品,莱尔一点都不像他所认知的其他组织的信使。
好吧,本来就不是。
綠茵伯
莱尔摇头道:“不是……只是我个人拜访罗濠教主,有些问题只有她能给我答案。”
“……你认真的?”陆鹰化脸色一沉。
“请你带路~”莱尔摊开手掌,往前伸手示意。
烽火遊俠錄 辰源
“白痴啊,这就是所谓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吗?”陆鹰化慢慢张开手掌,他拥有细长又灵活的五指,宽阔的掌上有着修练出来的坚硬掌底,“不要怪我哦……我可不想因为无关人士而被师傅责备,下手会有点重。”
莱尔一拍手,乐道:“噢噢~要打倒弟子才能见师傅的意思吗?”
“呵——”陆鹰化露出冰冷的笑容。
下一秒,以独特的步法爆发速度,贴到莱尔身前。
手掌举重若轻地劈在莱尔肩膀上。
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击,陆鹰化可是正面作战能力凌驾于拥有‘大骑士’称号的莉莉娅娜和艾丽卡的少年英杰,一手刀就可以将一辆车的车顶开罐头似的掀开,这一击足以让一个正常人一辈子坐轮椅。
前面就提及过,这家伙的个性很扭曲,尽管能正常交流,可算不上什么良善之辈。
“…………”
“…………”
艳史记 石章鱼
然而,这一次屁事没发生,两人平静地对视着。
“!?”知道自己踢到钢板的陆鹰化神色剧变,数息间击出三掌四拳两腿。
还是攻击无效。
“……没别的手段了?”莱尔张开嘴巴,舌头上缓缓浮现术式。
“是言灵术!?”陆鹰化往后跳跃拉开距离,同时全力运转魔力,以浓厚的魔力保护全身,这是对抗言灵术的标准方式。
【殴打自己】言灵术式冒出电光,将话语转化为特殊的力量,伴随声波传达至陆鹰化的身上,轻易地突破其体力魔力。
左手握拳,砸在自己的腹部,身体呈现弓型。
——————
右手成掌,一巴掌将自己扇倒到地上。
即便已经倒在地上,陆鹰化还在使劲捶打自己。
“别打了,别打了,我带路就是!”陆鹰化果断求饶。
【解除】舌头上的术式消失,陆鹰化这才停止怪异的自残行动。
莱尔顺手拿起手机给陆鹰化拍了张黑历史照,平淡地说道:“你实力不怎么样啊,‘自残’的言灵的实现困难度仅低于‘自杀’,仅仅只控制住自残的力度可不够。”
“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陆鹰化忍气吞声地爬起来。
正如莱尔所说,他只是看着狼狈,生理结构脆弱的脸庞免不得红肿起来,其他地方没受什么严重的伤。
陆鹰化指向自己来时的方向,赔笑道:“师傅的道庵在这边,过两个山头就到了。”
“噢,你带路吧。”莱尔笑道,“说不准等会儿你师傅就会替你报仇雪恨哦~”
“……在那之前,我感觉自己会先被揍飞。”弟子同学悲壮地跳上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