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y69熱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864章 血夜相伴-5cfjj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已近黄昏。
罗盘寨中,一名蛮丁来到最气派的一座寨楼前,“侬三娘求见。”罗盘主莫洛尼哈正在喝酒。
自称已年过八十岁的莫洛尼哈身体却还很强健,虽然须发皆白,但却满面红光,腰也还很挺,他的干栏楼上现在还住着七个妻妾,今年小妾还又刚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莫洛尼哈想起侬金虎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不由的呼吸粗重了几分,侬三娘如同一只年轻的母老虎般凶悍,可这样的凶悍的美人儿,却让莫洛尼哈感受到了一股子想要征服的欲望冲动。
天狗 贾平凹
他对侬三娘表露过自己的欣赏赞美之意,可是这个女人却很冷淡,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他笑着起身迎出去,“三娘有何事需要帮忙?”
侬三娘把侍卫留在外面,独自一人登上楼,她望着这个老家伙,心中不屑,脸上却是一副苦涩,“尊敬的最玛洛哈,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复仇!”
莫洛尼哈笑着靠近,装作一副慈祥的样子,伸出手直接去摸侬三娘的手,“放心吧,一切有我,到了拉沙,就是到了家。”
侬三娘不着痕迹的移开一步,来到桌前为莫洛尼哈倒了一杯酒,“我先谢过最玛。”
“酒要一起喝才有意思嘛。”老家伙淫笑着又凑近。
“最玛,请不要这样,我丈夫以前曾经极为尊重您。”
老家伙呵呵笑道,“哪个丈夫,是那个死去的句町商人侬天富,还是你先前再嫁的左溪蛮王扶三?不管是哪一个,这两人如今都死了。”
侬三娘身子一移,再次让开那只咸猪手。
浊世情鸳 云中岳
老家伙有些恼怒。
“三娘啊,你如今人在我罗盘寨,你的部众也全靠我接济,你当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并不容易吧?我呢,也就不跟你弯弯绕,开门见山吧。我自知一把年纪了,可是我就是挺喜欢你的,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条路你带上你的人马从哪来回哪去,不过提醒下你,江对岸现在可是唐人的地盘,你这一过江,估计就要难免落个被擒斩的下场,就是你的族人们,也难逃被俘为奴的结果。”
“当然,你也还可以选另外一条路,那便是跟了我,做我的第八房妾侍,放心,我也不会委屈了你,你若是跟了我,我会好好宠爱你,甚至你带来的那两孩子,我也当成我亲生的一样对待,我还可以给你们句町族人划分山场,分给田地,让他们耕种休养,如何?”
便宜老公呆萌妻 馮家二小姐
老家伙终于撕开伪善的面具,赤果果的展示出了他的欲望,他的急不可耐,他的肮脏欲望。
侬三娘听了却只是轻轻一笑。
“你笑什么?”
侬三娘瞧着老家伙,不屑的道,“我不过二十来岁,你都八十多岁了,就算我从了你,你还能行吗?我可听说,你那第七房小妾给你生的儿子,怎么都说跟你的侍卫队长更像呢?”
老家伙一听这话怒不可遏。
“侬金虎,你可想好了你的处境!若没有我罗盘寨收留你,你不过是条丧家的野狗罢了,哪来的自命不凡?你以为你很高贵吗?一个烂货,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你在左溪为了赢唐人,不也千里迢迢把自己送到左溪蛮王床上吗?还有孟谷悮,若是你没有陪他上床,他会这般舍命帮你?”
“哼,当了婊子就别立牌坊!”
老家伙破口大骂,哪还有半点尊者的样子,他骂了半天,端起酒杯一口饮下,居高临下的望着侬三娘,“现在乖乖的把衣服脱了躺下,把老子伺候舒服了,老子可以把你刚才的那些不敬的话都给忘记······”
我是军火 小胖吃排
侬三娘扭着腰走上前来,眼睛直盯着老家伙。
“大敌当前,却还只想着裤裆里的那点玩意,八十多岁的年纪,你是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怪不得和尼人千百年来都在迁徙流浪,正因为有太多你这样的人坐在最玛这样的高位之上。”
“你放肆!”被说的恼羞成怒的老家伙大喝。
最玛是和尼人的领袖,外人一般都称之为鬼主,每寨每部落都有最玛,基本上都是世袭相传,这些人既是寨中的头人,部落的首领,也同样还掌握着祭祀的权力。
在信仰鬼神的蛮部,他们也因此被外人称为鬼主。
部落里,鬼主基本上就是****,世俗与鬼神皆掌握,权力大到无边,甚至如今和尼部落里的鬼主们,基本上都成了大奴隶主,许多和尼寨民沦落为他们的奴隶、佃户。
最玛高高在上,层层剥削着部民。
和尼人重视农耕,每年开耕、插秧、收割的时候,都要举行祭祀仪式,大大小小的最玛们负责主持祭祀,然后惯例,所有的寨民都要到他的田里去参加仪式,结束后,还要给他免费帮一天白工,收割的时候各户还要轮流请他吃新饭,猎得猎物也要分一份肉给他。
而那些掌管着几个寨子甚至许多个寨子的大最玛,自然就还能得到更多的进供,其实就已经是税赋了。
和尼人是一支迁移的民族,他们在迁徙当中掌握了先进的梯田耕作技术,但同时,和尼人也是一支内部分裂极为严重的民族,千百年来,他们不断的迁移,然后又不断的内讧,于是失败者又继续迁移,这样不断的迁移着,一代代的传唱着迁移的鬼歌。
时代变迁,社会发展,但和尼人内部的组织结构却千百年不变,甚至最玛们越来越凌驾于部民之上了。
“从拉沙巴玛(礼社江)到哈加巴玛(清水河),再到呀嘎洛巴(南溪河),你们和尼人曾经与我们句町人一样,都是强大的部族,我们曾经可以不惧中原王朝,我们虽屡战屡败,却从不曾屈服过,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自由的人。”
“罗盘主,你的罗盘寨管着二十三个和尼大寨,你年轻的时候,可远不止这点寨子,你曾经几乎名誉上统管所有的西部和尼,你父亲做最玛的时候,他手下有十二个最玛拉海,协助他管理整个西部和尼,各地的各个部落又有他任命的最帕分管地方,各寨子的最帕,都效忠听命于你父亲,那个时候,他统领着七十二个最帕,仅拉沙坝子就有三十六个和尼大寨,而还有更多小寨子虽没有设最帕,但那些小最玛也是听命于你们的,可如今呢?”
老家伙喝道,“我们和尼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句町侬蛮来指手划脚!”
“以前不关我们句町人的事,可现在不一样了,唐人来了······”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为了大家,为了世代生活在这大河两岸的人们,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感觉浑身无力,甚至心痛?”
老家伙望向手里的酒杯,“你?下毒?”
“你这个好色而又贪婪的老家伙,你的眼睛自我进来后,便一直盯着我看,可你却没发现刚才我背着你倒酒时,早给你酒里加了点东西。”
老头想喊,可却发现自己已经喊不出来了。
侬三娘扭动腰肢来到已经倒地挣扎的老家伙面前,看着他手撕着喉咙,想要撕开个洞来透气呼吸的艰难痛苦模样,却是微微而笑了起来。
“没用的,这毒很厉害,知道爨氏的箭毒木吧,爨氏掌握了提炼箭毒木毒的秘方,他们把这些毒涂抹在箭上,能够见血封喉,基本无解,十分厉害。当年爨氏本蜀汉将领,南下滇地,最终能在滇地打下这四百年的地盘,这毒可是功劳极大。我夫君以前也常跟爨氏往来交易,所以好不容易弄到些这种毒药,本来我随身携带着,是想着若有朝一日我兵败了,不想落到那唐人的手里,给自己准备的,一服就死,免的到时被唐兵糟蹋,你也知道,那些当兵的哪个不是如狼似虎,若真被他们掳去,只怕会被活活玩弄而死······”
“好了,跟你说了这么多,也是废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也活了这么把年纪了,这辈子也享受够了,这里还是交给我们吧。”
老家伙痛苦的撕扯喉咙,可最终脸憋胀的青紫,手也渐渐无力,一双眼睛凸起,死状恐怖。
低头看着那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侬三娘啐了一口,转身走了出去。
夜沉如水。
元江和蛮罗盘大寨,却在黑夜里混乱起来。
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权谋天下之弃女不善
一夜的混乱和砍杀,天亮,浓浓的血腥气依然直冲天际。
浓浓的晨雾,似乎都染上了一层血色,变成了红雾。
孟谷悮等天明齐聚最玛楼。
每个人都杀的一身是血。
侬三娘与孟谷悮对视一眼,两人都一起点头。
看到对方点头,两人脸上终于露出丝笑容,成功了。
接下来的事情便一切都按预计的轨道进行着,罗盘寨是个大寨,罗盘主甚至还控制着三十多个和尼大寨,虽然上一代罗盘主曾经控制着多达七十二个大寨,更有数百个小寨,但当老家伙的首级悬在寨前大门上,而老家伙的子子孙孙和心腹们也都被砍了脑袋插在寨墙上时,寨里的和尼部众们,便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和尼人似乎早习惯了内讧纷争了,总能很快的从混乱中安定下来。
侬三娘列出了老家伙的诸多罪行,然后提议拥立孟谷悮为新的罗盘主后,也并没有再出什么意外。
在侬三娘与孟谷悮控制了罗盘寨,并将老最玛一家与其亲信等都杀了后,谁还会反对呢。
于是,在一个雾茫茫,血腥味弥漫的早上,孟谷悮成了新的罗盘主,成为西部和蛮的大最玛,接着又接受众人拥护,成为罗盘国王。
他们正式打出了罗盘王国的旗号,建年号,设诸司,封百官,高举抗唐旗号。孟谷悮以罗盘国王的名义派出使者,向各地和尼部落传令,册封诸部首领各等官职头衔,请他们前来罗盘甸共商抗唐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