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這個大佬有點苟 愛下-第499章 合作與意外的收穫分享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失算了,失算了……
这小狐狸不好对付啊!
力门村长心中叹息,之前从莱弥拉口中,林川救下了她,并且,巴尤恩能够重新回到北地,也是这个年轻人出手相助。
这让火地精老者认为,这个年轻人是一个热心人,很富有同情心,如果知晓北地存亡的大事,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现在看来,这都是他想左了,这年轻机械师会治疗巴尤恩的伤势,是因为人马军团的【地王武装】。
而救下莱弥拉,则是因为当时,施湖烈的人在追杀少女,他波及其中,顺便出手相救,也存着其他的考量。
此刻,力门村长也明白,想要打动这个年轻机械师,靠同情心是不行的,至于利益,那也未必。
能让其动心的东西,是与机械领域相关的,而最大的筹码,无疑是【第七武装】的构造图。
但是,这已经用来作为,治疗其身上【世界心元锁】的筹码。
如此一来,手头能够拿出来,打动这年轻人的筹码,可是有些少。
要不,再动之以情,晓以利害试试……
思绪转动,火地精老者有些头疼,他盘算了一下,幽幽叹息:“其实,自百年战争后,火地精一族一直生存在北地,我不想看到北地王族、人马军团的颠覆,也不忍见北地这样覆灭。”
“火地精世代生活在这里,力门老先生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林川点了点头,依然是油盐不进的模样,他刚才其实说得是实话,北地的存亡真的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即便他是在星奥帝国长大,对于这一帝国有一定的归属感,但是,在帝国境内一直宣扬的论调,就是北地是一个威胁。
这一论调会传开,自是星奥帝国皇室的别有用心,瞒不过那些有心人。
林川是穿越过来的,乃是地球上新一代的“四无”青年,承受的网络信息轰炸可不少,对于这样的论调,背后的目的自然也清楚。
可是,清楚归清楚,从小到大,都是听着这样的宣传,哪怕知道这是另一回事,但是,对于北地的态度,也只是一个中立。
这情况,就好像听说,国外某个国家要打仗了,而自身恰好身处这里,第一反应是什么?那当然是第一时间离开是非之地啊!
林川此时的想法,就是赶快把该做的事做完,而后立刻抽身走人,你们北地王族、人马军团,还有那几个八境强者的势力怎么撕笔,怎么开战,怎么明里暗里勾心斗角,他是蛮感兴趣,却不是参与其中,而是当一个吃瓜看热闹的观众。
瞧着林川不阴不阳的样子,力门村长暗中磨了磨牙,又道:“北地如果覆灭,星奥帝国大乱,对于整个东大陆的形势,可是十分的不好,很可能会让西大陆挑起战争,海兽军团也可能趁虚而入,到时候就是大乱了。身为东大陆的一员……”
正在火地精老者陈以利害时,林川笑了笑,轻轻抬手打断,道:“力门老先生,你或许在这里待得久了,并不知道如今东大陆的局势。现在的星奥帝国,其实北地的混乱,并不算什么,皇室那边恐怕比北地内部还要混乱……”
这般说着,林川将星奥帝国如今的局势,简略的说了一遍,南罗行省的秋家崛起,让帝国南部的各大行省拧成了一股绳。
大星奥郡,新任的警备部长华风雪的风头一时无两,与皇室之间似是有极大的恩怨……
帝国皇室内部,夺嫡之争也到了白热化,前不久佛卡高塔发生的风波,就和皇室的某个皇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相比这些混乱局势,北地的情况,其实都是半斤八两。
“这是近十年发生的事情……”
力门村长惊愕不已,他是十五年前,因为身上伤势加重,干脆在这洞穴中就不出去了,其他事情一律交给弟弟处理。
却是没想到,短短十五年间,星奥帝国竟发生了这么剧烈的变化,让他产生错觉,是不是在这里待了几十,上百年的时间。
“准确的说,就是这两年发生的事情……”
林川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力门村长的神情变化,从其脸色中揣摩中一些端倪,看来星奥帝国如今的一些局势,与北地也有关联的。
注意到这年轻机械师探究的目光,力门村长心中一凛,神情立时恢复平静,心中颇是感慨,这就是被后浪冲击的感觉,就如同他与那几个老怪物当年,横空出世时一样。
只是,这年轻机械师给他的感觉,则是更加的强烈,城府、天赋,心性各方面都是生平仅见。
略一沉吟,力门村长脸色一整,道:“川先生。咱们好好谈一谈,接下来的合作吧。”
“力门老先生有诚意,我自然也愿意合作。”
林川点了点头,神色之间,却是有一丝无奈,如果火地精老者与他虚与委蛇,倒也没什么,等到苔骨前来,助其治疗【世界心元锁】之后,他就可以抽身了。
反正,此行的目的,是希望从【地王武装】的构造中,获得改善【第七武装】的灵感。
现在,能从力门村长这里,得到【第七武装】的构造图,那北地之行的目的其实就圆满了。
至于其他的所得,相比可能牵涉到的麻烦,林川更愿意当个吃瓜的看客。
“先说说巴尤恩的的事情吧……”力门村长开口道。
林川却是摇了摇头,道:“力门老先生,还是先说一说,你,还有袭击火地精村落的那一方势力,以及灰岩岭,还有偷你假骨灰盒的那个家伙吧……”
这个小子也太聪明了吧……
火地精老者面色微滞,为林川的敏锐感到吃惊,这年轻机械师已经猜到,巴尤恩遭遇的事情,与他们几个老家伙的恩怨有关。
叹了口气,力门村长抬手,示意莱弥拉坐下来,这事与少女也有一些关系。
十多年前,施海山秘境,人马军团的那座实验基地爆炸,那确实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的。
那场爆炸的起因,确实是力门村长,青色纹章主人施湖烈,灰岩岭首领,还有其他两名八境强者之间的恩怨争斗所致。
不过,究竟背后的真凶,力门村长也不能确定,总之肯定与其他四名八境强者中一两位有关联。
“五位八境强者?不包括北地王城,人马军团的那两位么?”
林川面色一动,“也就是说,六十年前,力门老先生在内的七大七境,有五位突破到八境?”
“你知道的很多啊……”力门村长看着这年轻的机械师。
“这不算什么大秘密吧。”林川微微耸肩,暗中则是咋舌,七大七境有五名突破成功,这可是有些恐怖了。
也即是说,当年在北地,加上北地王城,人马军团的八境强者,总共有七位八境镇国级的强者。
这样的阵容,难怪北地秘而不宣,如果大星奥郡的皇室知晓,也不知会掀起什么风浪来。
七大镇国级强者,足以横扫星奥帝国的顶级强者圈了,当然,前提是这七大盖世强者能站在一起。
从力门村长现在的状况来看,自然不是这么回事,突破成功的五大八境,彼此之间的恩怨看起来不小。
感受到林川略带揶揄的注视,力门村长苦笑起来,这年轻人真的智慧通达,这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纠葛。
叹了口气,力门村长说起当年的往事,六十年前,他,以及其他六大七境强者横空出世,皆是天才横溢,有望冲击八境。
当时的七大七境,年纪最大的不过42岁,乃是真正的八境可期。
北地境内,有七位这样的天才出世,自然瞒不过北地王族、人马军团,而后,坐镇在那里的两大老牌八境强者出现,将七大天才邀在一起,密议许久,就是要将他们的信息隐藏起来。
并且,制定了快速冲级八境的计划,就是彼此切磋。
没错,七大七境长达十年的切磋,是那两位老牌八境强者提出来的。
在那时,力门村长对于这个提议,则是非常赞同的。
七大七境强者各有惊世的传承,但是,火地精老者很清楚,如果真要说最强传承,他在七人之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
拥有克伦威尔的传承,再加上有六个绝佳陪练,力门村长自认,他应是七人之中,最先冲击八境成功的。
对于这样的提议,他是最先赞成的。
那十年间,他的实力精进速度,也验证了他之前的推测,确是七人当中最快的。
在第七个年末,力门村长的实力,就达到了七境巅峰,距离八境的层次,只差临门一脚了。
而变故,七人之间的恩怨,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第七个年末,我心元力达到七境巅峰的时候,并没有宣扬出去……”力门村长说道。
林川点了点头,对于火地精老者的做法很赞同,如果换成是他,也会这样做。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无论在那里都是适用的,而火地精生性狡诈,力门村长会如此做并不奇怪。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在那两个月后,我们当中的最长者,心元力也到了七境巅峰,算是明面上我们七人中最快的,变故也是从那里开始的……”
火地精老者陷入回忆,七人之中,最年长的那一位,其实也是最被看好的,从一开始的实力,就是七人中第一。
考虑到其年长,这也是正常的。
可是,在最年长的那位冲击八境时,却在最紧要关头,被暗杀身陨。
“被暗杀死了?找不到凶手是谁?”林川一挑眉头,问道。
力门村长点了点头,如果能找到凶手,七人之间也不会产生间隙。
林川皱眉,相当的震惊,哪怕那人是在冲击八境的紧要关头,要暗杀一个七境巅峰的强者难度也是难如登天。
最年长的一位七境天才陨落,剩下的六人自然会互相怀疑,甚至会怀疑到北地王城、人马军团的那两位老牌八境强者。
“不管是七大高手内部,还是两大老牌八境强者出手,或是来自北地之外的力量出击,这一手非常狠辣啊!”林川叹道。
力门村长苦笑不已,正如林川所说,这一手真的非常狠辣,找不出凶手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有嫌疑。
而剩下的六大天才,在有了猜忌之后,无论是切磋,还是其他什么,都留了一手。
这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六大天才之间,原本就有性子不合的,有的心机深沉,早就对其他人有敌意,也趁着这个契机,有了其他的谋算。
之后,剩下的六大天才中,第二个冲击八境的,则是灰岩岭的首领——灰岩狼主。
其在灰岩岭一处秘地突破,也遭到了暗算,因为早有布置,才安然无恙。
灰岩狼主突破后,以其凶狠的狼性,自是不肯放过暗算他的人,便四处追查,却是无果。
第九个年头,包括力门村长、施湖烈在内,又有四大天才,便相继开始闭关,冲击八境的层次。
四人在闭关时都遭到了暗算,敌人对于他们的行踪,似是了如指掌。
对此,力门村长并不担心,他一直压抑境界,其实早两年就能突破,之所以选择与其他三大天才一起闭关,就是想尽快冲击八境成功,而后守株待兔,看看凶手到底是谁。
可是,他并未抓住凶手,后者非常滑溜,意识到不对,就再没出现过。
其他三人,则有一人出了意外,如最年长的那个天才一样,被暗算身死。
这一变故,让力门村长、施湖烈,灰岩狼主,还有另一个新晋八境震怒,四人一起联手,调查凶手。
然而,其结果却是,矛头直指力门村长,一切证据都说他是凶手。
不仅如此,那些证据还表明,力门村长在第七个年末,就能够冲击八境,却一直隐而不露,这不是最大嫌疑是什么。
在种种证据面前,力门村长百口莫辩,找到三大八境的联手围攻,被其拼着重伤,杀出了重围,落荒而逃。
这样力敌三大八境的实力,更是让力门村长的嫌疑更大,也危及了火地精村落的安危。
在这关键时候,北地王城,人马军团的两大老牌八境出面,发动整个北地的力量,终是洗刷了力门村长的嫌疑。
但是,在逃亡中,力门村长遭到不明强者的追杀,其中有两大八境强者,趁其重伤之时,在其身上打入两道【世界心元锁】,让其伤势垂危。
在洗刷嫌疑后,火地精老者在洞穴中反思,发现了许多可怕的真相,诬陷他的是凶手的证据,其实是施湖烈伪造的。
“这就是当年,我们七大天才突破八境的经过,呵呵……,我当时还是太年轻了……”力门村长摇了摇头,说起往事,有些颓然。
冲击八境这事,成了他一生的转折点,从那之后,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依靠这古地的神秘气息,还有【炎日石髓】这种神药来疗伤。
“力门老先生,你可真够倒霉的,如果不参与七大天才切磋互助的计划,或许就不会这样了。”林川也是摇头,这就是际遇的未知。
火地精老者叹了口气,说是这样说,如果事情再来一遍,他也未必能拒绝这诱惑。
毕竟,冲击八境,谁又有把握一定成功。
有六个同级的最佳陪练,再有两大老牌八境强者指点,传授经验,任谁都难以拒绝这诱惑。
“七大天才中,剩下的一个呢?”
林川又问道,力门村长提到的七大天才,最年长的那位死于暗算,灰岩狼主第二个突破,之后四大天才同一年冲境。
剩下的第七个,力门村长并未提及。
“那人资质在我们当中最低,又过了十年,才冲击八境成功吧。”力门村长这般说道。
“暗算你们的凶手,你们谁都有嫌疑……”林川沉吟着说道。
力门村长一阵苦笑,事情都过了四十多年了,还没有找到真凶,这才是让他最憋屈的地方。
“那莱弥拉呢?为何要我在王城寿宴期间,将她带到王城去?”
“还有,为何施湖烈会派下属,四处追杀她……”
林川又问。
一旁,莱弥拉也露出倾听之色,这是她一直奇怪的地方。
“莱弥拉……”
力门村长嘴角微动,苦涩的笑了笑,“我们七人中,最年长的那人,姓氏是马伦裘。灵盾·马伦裘,是我的好友。也是莱弥拉的爷爷。”
林川霍然抬头,看向莱弥拉,后者则是一脸失措,少女惊讶的是,她竟是七大天才之一的后代。
林川惊愕的则是,马伦裘这个姓氏,北地王族的姓氏,七大天才最年长的那一个,竟是北地王族。
思绪转头,林川面色有些漠然,道:“力门老先生,你这样很不好,如果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莱弥拉带到北地王城,不是将她,还有我自己,带进火坑里去了么?”
力门村长笑起来,有着老狐狸的狡诈,“你这不是发现了么?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厉害啊!”
对于这样的奉承,林川一点都不觉得受用,和这老狐狸打交道,稍不留神,真的会被带到沟里去。
现在,林川想想都有些后怕,这要是真的不知内情,将莱弥拉带到北地王城,等待他的就算不是万丈火坑,也是一片荆棘之地。
昔日的七大七境,其中最年长的那人,姓氏竟是马伦裘。
这让林川立时明白,当年之事,比预想的最复杂的情况,恐怕还要复杂许多。
灵盾·马伦裘被暗杀,到底是出于北地王族的内部斗争,还是北地之外的势力,还是其余六大天才中有人出手,这嫌疑就说不清了……
而力门村长被袭,又被栽赃,再遭到追杀,除开隐藏的凶手外,与施湖烈也脱不了干系。
这七大天才之间,本就有纠葛,再有外部的力量介入,还有北地王族的内斗迹象,这简直就是一团浆糊啊!
林川一脸漠然,他已经准备,不趟这个浑水,涉及到八境强者的争斗,还是算了,怕了,怕了。
“力门老先生,带莱弥拉到北地王城这事,还是算了吧,你另找高明。”林川直接开口。
“先别急着拒绝,你看看这个……”
力门村长摆了摆手,从旁边墙壁的暗格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溢彩的流光喷涌出来,整个房间里都蒙上一层梦幻的光华。
这盒子长半米,宽有一个手掌,里面盛放着一块流光溢彩的宝石。
一整块的【影流光之石】!?
林川面色呆滞,他没想到这老狐狸一出手,就是这么一块【影流光之石】。
克伦威尔唯一嫡系传人,继承的好东西,看来真的不少啊!
“川先生。我知道【影流光之石】对你很有用,就算得到了【第七武装】的构造图,你没有这神石,即便你机械水准再高,也是无法制造【第七武装】的。”
“而这东西,对我来说,却没什么用处。【风轮镇岚功】的修炼,太需要自身的悟性,我这辈子是无缘了。所以,【影流光之石】到你手中,才能发挥最大的用处。这只是定金,这神石我还有存货。”
火地精老者笑道。
林川叹了口气,这样的报酬着实让人无法拒绝,为【影流光之石】去趟这个浑水,倒也算是等价交换。
“具体说一说吧,有关灵盾·马伦裘的死,还有莱弥拉为何会到火地精村落来……”林川叹了口气,说道。
“这件事说起来,只能说灵盾老哥,并不是北地王族的嫡系出身……”
力门村长叹了口气,灵盾·马伦裘是北地王族的分支,身上北地王族的血统其实很稀薄。
也正因此,灵盾·马伦裘实力达到七境,并有望冲击八境时,才惹来北地王族的猜忌。
若是灵盾达到八境,其在北地王族的地位如何,可想而知。
这不是最令北地王族担心的,真正担心的,是北地王族的守护者,那位老牌的八境强者已经步入晚年,一旦其逝去,到时候,北地王族的最强者必定落到灵盾·马伦裘身上。
一个王族血统稀薄的子弟,将来会成为北地王族的最强者,这对于嫡系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在灵盾·马伦裘冲击八境期间,承受得来自北地王族的压力是巨大的。
“如果我们其他六人,在冲关时没有找到暗杀,我甚至都怀疑,灵盾的死是北地王族内部出的手。”
力门村长沉声说道,“不过,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灵盾的死,与北地王族无关,我又身受重伤,便无法追究下去。”
而灵盾死后,其后代在北地王族,也越发受到排挤。
到了十一年前,北地王族内部,发生了一桩惊人的惨案,也波及到灵盾的后代,也就是莱弥拉,那是灵盾后代的唯一独苗。有人似乎想趁此机会,将莱弥拉铲除掉。
知道这个消息,力门村长就嘱托弟弟,将莱弥拉带了回来。
“十一年前,北地王族的惨案……”
林川不禁动容,他当然知道那惨案是什么,却没想到会与莱弥拉有关。
转头看向莱弥拉,后者则是低着头,她第一次听闻自身的身世,虽然并没有多少记忆,但是,却莫名的有些悲伤。
“我让你带莱弥拉去北地王族,也不是为了争夺什么王族的继承权,如今的北地王族,有北地王女横空出世,那些王子们都要靠边站。莱弥拉这小丫头,一点机心都没有,在那里如何生存,况且,她还是分支的血统……”
力门村长眼眸闪烁,沉声道:“我想让你带她,到北地王城去,就是想趁此寿宴,寻找当年的凶手。”
“其实,灵盾在被暗杀时,应该是看到了凶手的。”
“这世上很少有人知道,灵盾·马伦裘天赋绝伦,却罕有人知道,他还有另一个特殊的天赋。”
火地精老者抬起手,指着莱弥拉的眼睛,“他和这丫头一样,生有一双特殊的眼睛,能够看到生灵身上特殊的气息。”
“而在灵盾死前,就留下一个线索,他留了一个秘语,告知在被暗算时,曾有人出手阻止,是一个身上带有光华的神秘强者……”
“那个神秘强者,与凶手交手了,必定知道凶手的真面目。”
什么?!
林川眉头连跳,他看了看莱弥拉,霍然明白了,少女所找的身上带有光华的家伙,并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强者,一个体内有【心元遗产】的强者。
原来如此……
思绪转动之间,林川吐了口气,他对十一年前,北地发生的那些明里暗里的风波,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力门村长的目的,原来是这个,那就简单多了。”
林川看了看火地精老者,又道:“第一个合作,我没有问题了。”
力门村长点头,将手中盛有【影流光之石】的盒子,很爽快的推了出去。
林川也不客气,直接收下了。
“那么,咱们开始谈第二个合作吧,那个实验基地的爆炸,又是怎么回事?”林川问道。
“那个实验基地,内情我倒是很清楚,施湖烈一直垂涎【地王武装】,就瞅准机会,引爆了那里,夺走了正在试验阶段的【地王武装】战甲。”火地精老者说道。
林川看着力门村长,厚厚眼镜后面,他的目光一瞬不瞬。
“川先生,我说的是实情,没有一点假话。”力门村长正色道。
“我知道力门老先生说的是实话,我是想听更多的一些实话……”林川则是接着话道。
火地精老者抬手,轻轻敲着桌面,嘀咕道:“这更多的实话,牵涉的就很广了,其实,巴尤恩受了这么多年痛苦,我也有责任。所以,我才愿意付出一些代价,让川先生代劳,帮这小人马洗刷罪名,这也算是给人马军团那个老家伙一个交代。”
“至于后面的事,其实,我们都不用管,有人马军团介入就可以了。”
“我们,只要对付施湖烈一个家伙,就可以了。这不是很简单么……”
瞧着力门村长说起来很不错,实则不知遮遮掩掩了多少内情的话语,林川则是点了点头,“这样么,那其实第二个合作,就不需要了。巴尤恩那边,是我救了他,到时候,人马族那边,我就说是力门老先生的授意,这不就好了。”
“说到底,受了老先生的【影流光之石】,我是有点受之有愧的。就让我在这方面,反馈给力门老先生吧……”
这个小子也太不容易上钩了!?
力门村长脸色一僵,这年轻机械师怎么三两下一绕,就将他给带到沟里去了。
两人互相注视了一会儿,火地精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直到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这年轻人的厉害,如果当年七人中,有这个年轻机械师在,或许后来的结果,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摇了摇头,力门村长道:“算了。我都对你说了吧,十二年前,那座实验基地的爆炸,十一年前,北地王城的惨案,这两者之间很可能是一桩阴谋。”
“针对北地王族,人马军团的阴谋,毕竟,坐镇王城,人马溪地的两位老家伙,活得太久了,如今连七成力量都不敢轻易动用,这会加速他们的逝去。”
“现在的北地,除去我之外,可是还有四大强者,灰岩狼主一向独来独往,从来不管外界的潮涨潮落……”
“可是,其他人不一样,施湖烈坐镇施海山城,又得到岩石家族的支持,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其他两大八境,一个是北地钟王公最杰出的后人,一个是大陆家族弓家在北地的分支族长,你觉得拥有了足够力量后,他们会没有一点心思么……”、
施海山城施湖烈,北地钟王公的子孙,大陆家族弓家的分支么……
林川眉头皱起,北地的这几个八境强者,越是深入了解他们的势力,越是感到心惊啊!
以他手中的力量,与任何一个八境强者的势力正面硬刚,以卵击石说不上,但是,他最多算一条比较粗的蛇,到了强龙所在的地盘。
当然,正面硬刚这种事,林川是决计不会做的……
“巴尤恩他们应该快醒了,有关他当年经历的真相,还是在他面前说吧……”林川这般说着,提着盛着【影流光之石】的盒子,起身离开了这石屋。
莱弥拉也立时起身,跟着走了出去,她单独面对力门村长,还是有些敬畏的。
看着一男一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力门村长摇了摇头,咕哝道:“现在的年轻人啊……”
这时,光滑的墙壁上,忽然一阵蠕动,竟是有一张面孔从中凸显出来,默默地瞪视着火地精老者。
“你觉得这个年轻人,会不会发现了我在探听……”那张石质的面孔开口,嘴巴一张一合,透着一股子诡异。
“你觉得呢?”力门村长抬头,笑着反问。
“我觉得他很可能察觉到了……”
那张石质面孔微动,竟是露出一丝人性化的表情,“只是,你还是隐瞒了许多东西,就不怕这小子察觉察觉出来么?”
“这就是你灰岩狼主一根筋的想法,聪明人的想法,你永远都不会明白的……”火地精老者笑着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