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洞螟 線上看-第七百九十七節 互拼與和解讀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柯千龄吐出来的不只是镜子碎片,夹杂其中的,还有一股股恶臭无比的黑水。
相柳氏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当年祂以妖身能够和禹帝作对,实力之强在妖物中当属顶尖层次。
祂喷出的洪水顷刻之间,就能把一片荒漠化为泽国。
并且这些水剧毒无比,哪怕是水族也无法在这样的水中生存。
相柳氏身上的血液危害更大,任何环境只要沾染了祂的血。
不仅会寸草不生,而且还将化为无法定型的泥沼。
上古之时,相柳氏就曾经用祂的血腐蚀堤坝。
在祂血液的作用下,堤坝变成泥沼。
禹帝曾经三次尝试想把那里填平,可是最后却塌方了三次。
最终,禹帝没有办法。
只能舍弃此地,灌水将那里变成了一处水池,并在旁边修建了名为众帝台的宫殿。
禹帝没有选择杀死相柳氏,只是用九鼎将之流放到了域外。
应该就是考虑到,相柳氏的血液危害实在是太大,所做出的一种妥协。
而当时相柳氏还没有成神,在成为不死之神后,祂的实力只会变的更强。
祂的洪水和血液不仅对活物杀伤力惊人,而且对于环境的危害也是大的可怕。
而恰好,圣胎境修士的心域世界,就是一种十分特殊的环境。
柯千龄将相柳氏困在心域之内,完全就是作茧自缚。
凭借剧毒无比的洪水,以及逸散至体外的腥臭血液。
相柳氏能够在短时间内,把柯千龄的心域给搅得一团糟。
这个时候,柯千龄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相柳氏的手段。
他不敢再让对方继续待在心域之内了,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他的心域将有崩溃的危险。
一念及此,柯千龄打开心域,直接将相柳氏给放了出来。
不过,柯千龄也留了一个心眼。
他虽然不知道相柳氏为什么执着于师弋,但是双方冲突已起肯定是不可避免的。
将相柳氏放出来,对方肯定会继续纠缠下去。
于是,柯千龄在将相柳氏放出来的同时。
直接动用了心域最大的挪移距离,将相柳氏甩到了数里开外的位置。
心域遭到严重破坏,柯千龄元气大伤。
不过他知道不能在这里停留,他强撑着身体,对石川说道:
“我们快走,别让祂再追上来了。”
说罢,两人迅速朝着回程的路线遁去。
另一边,被从心域当中扔出来的相柳氏狂怒不已。
随着怒气不断积蓄,祂的体型也变得的越来越大。
在身形不断的膨胀之下,周围的一切对于相柳氏而言都变的非常渺小。
原本巍峨的山峰在祂眼中,连土丘都算不上。
稍微挪动一下身体,周围地面上所有的凸起,尽数被彻底碾平。
紧接着,相柳氏就拖着祂这具仿佛连天地都无法容纳的身躯,朝着柯千龄和石川两人直追而来。
通过心域所获得的缩地成寸,虽然将圣胎境修士的速度变得极其惊人。
但是,这个惊人是相对于修士群体来说的。
面对体型庞大到无以复加,稍微爬动一下。
就相当于他们动用几次心域的相柳氏,两人的速度已经有些不够看了。
凭借庞大的体型,相柳一路横冲直撞,夷平了不知多少山头。
最终后来居上,直接用那比山岳还高的身体,横在了柯千龄和石川逃跑的路径之上。
被拦下来之后,双方直接爆发了大战。
柯千龄和石川身为圣胎境修士,攻击性可以说是强到了极点。
他们每一击都能够在相柳氏身上,留下足以致命的伤口。
可惜,攻击能力再怎么凶悍,对于不死之神都是没用的。
只要没办法解决祂们不死的特性,不死之神会变成敌人的梦魇。
柯千龄和石川在不断的拼斗中,逐渐感觉到了这一点。
本来嘛,面对一个会不断复活怎么都杀不死的敌人,任谁都会丧失斗志的。
“停!
蛇母,我们这样打下去完全没有意义,不若我们双方讲和吧。”柯千龄率先认怂道。
“哼,讲和?
你们这两个家伙,觉得我很好欺负么。”相柳氏冷哼一声,开口反问道。
听到相柳氏开口接话,柯千龄和石川不禁松了一口气。
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对方连话头都不接,玩了命的和他们两人死拼。
只要对方肯接话,那就说明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不错,相柳氏嘴上虽然不认输,但是祂也不想和柯千龄他们纠缠下去了。
毕竟,祂虽然占了不会死的便宜。
但是,面对两个身形灵活的圣胎境修士,祂也是被动挨打的时候居多。
柯千龄和石川吃不消,相柳氏打的也没有多痛快。
一直以来,拥有灵智的不死之神和修炼者在域外,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双方都知道彼此不好惹,所以也没必要相互之间打生打死。
这一次,相柳氏如果不是为了息壤,也不会选择和柯千龄他们动手。
这个时候,双方可以说都不想再争斗下去了。
石川开口对相柳氏问道:
“敢问蛇母,你要我心域当中被困的那人,究竟打算做什么。”
“哼,真是废话。
我要活人还能拿来做什么,当然是用来吃了。”相柳氏有些不耐烦答道。
石川闻言也不动怒,他和柯千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笑着对相柳氏说道:
“呵呵,这样就好办了。
那个人我们可以送给蛇母,不过却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石川话到此处,见相柳氏脸色稍霁,连忙开口接着说道:
“我们只希望蛇母你能当着我二人的面,将那人给吃掉。
除了这个条件以外,我们再无其他要求
只要蛇母肯答应,我现在就将那人双手奉上。”
相柳氏吃人无数,自然不怕石川他们俩旁观祂就餐的过程,双方很愉快的达成了协议。
商议完毕之后,柯千龄率先将附近的环境镜面化。
之前,师弋有好几次从他们手里溜掉的先例。
为防再度发生那样的意外,自然是需要提前布置一番,才能放师弋出来。
虽然让相柳氏进入心域,能够更轻易的达成这笔交易。
但是,之前柯千龄把相柳氏关在心域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呢。
柯千龄的朗照镜界拥有不俗的修复能力,可最终还是元气大伤。
这些石川全都看在了眼里,他就算再怎么心大,也不敢把相柳氏送入心域。
不说相柳氏故意在心域里捣乱,如果师弋稍微挣扎一下。
导致相柳氏出点血,那几滴血就能把他的心域祸害的够呛。
所以,还是将师弋放出来,才更稳妥一些。
柯千龄用特殊的镜面外加法阵,布置了周围环境,杜绝掉师弋逃脱的可能。
另一边石川见一切布置妥当,这才打开心域,准备将师弋给放出来。
然而,就在石川打开心域的一瞬间。
大团的火焰呼的一下,直接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
那火焰持久力惊人,不仅没有熄灭的迹象,而且还飞速凝实成了一条手臂。
那火焰手臂成型的瞬间,双指一并直接戳入了石川的右眼。
石川发出一声惨叫,他的眼睛被那火焰化的手掌直接抠了出来。
一旁的柯千龄见状脸色一变,连忙上前帮忙。
他伸手去拽那火焰手臂,想要将之拖离石川。
然而,这一触之下,柯千龄感觉手上传来了剧烈的灼痛。
不过,救人要紧。
柯千龄忍着手上的刺痛,凭借心域世界的加持。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直接将那火焰化的手臂,从石川的口中拖了出来。
那火焰脱离石川之后飘散落地,并直接化成了人形。
接着,人形身上的火焰褪去,露出了师弋的本貌。
在石川的心域之内,师弋也不是什么都没做的。
之前就曾经提过,圣胎境修士可以利用心域吸收天地元气,从而加快天地规则的适应速度。
石川和柯千龄在师弋尚未踏出眠月洞时,就已经知道了师弋的目的地乃是蛮荒域。
在提前知晓的情况下,他们肯定早就将心域灌满了蛮荒域的天地元气。
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先前才适应的如此之快。
师弋在石川心域之时,也发现了这一点。
就这样,师弋利用石川心域之内的天地元气,将体内的天地元气置换了个干净。
在修为尽复之后,师弋直接动用燃血能力将身躯火焰化。
在规避色尘的同时,反向侵吞色尘特性。
刚刚在石川打开心域的瞬间,师弋能够一击挖出对方的眼睛,并将柯千龄给灼伤。
那都是多亏了,燃血能力侵吞的部分色尘力量。
唯一可惜的是,这样的伤势依旧不足以致命。
果然,不一会儿石川捂着右眼,就自己站了起来。
他看着师弋,咬牙切齿的说道:
“蛇母,这人是你的了。”
从心域出来之后,师弋就看到了那个体型庞大到极点的相柳氏,更看到了对方眼中透露出来的贪婪。
师弋不知道,柯千龄和相柳氏所达成的协议。
不过,师弋却能够嗅出其中的蹊跷。
毕竟,有着前车之鉴。
柯千龄和石川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放出来的。
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可力敌。
想要破局,必须知道自己被困心域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念及此,师弋的手中出现了一块不起眼的镜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