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無盡生死符熱推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慕容复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嘴中淡然道,“不管能不能克制你,这里总归风景不错,适合葬你。”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無盡生死符推薦
伊玛目也不怒,微笑着反击道,“或许是葬你也说不定。”
慕容复见他如此淡定,心里反倒没底了,难道说对方刚才招式转圜不灵是因为其他原因,还是说他根本就在假装,故意把自己骗到湖心?
伊玛目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伸手一招,掌心圣火微微跳动,嘴上嘿嘿笑道,“让你看看圣火的真正威力。”
说完手掌一翻,火焰垂直掉落,噗的一声,火焰掉在湖面上竟跟掉在油里一样,呈燎原之势向四周蔓延。
慕容复悚然一惊,想要后退已是不及,只得使出小迦叶气罩将火焰隔绝在外。
伊玛目脸色说不出的得意,“哈哈哈,你中计了,圣火非凡火,又岂是凡水能灭的,相反,凡水遇到圣火反而能助长圣火之威势,哈哈哈,慕容复,今天你死定了!”
慕容复闻言一呆,“这怎么可能?”
伊玛目一指周围,“你不信的话,自己看看吧。”
这一小会儿的工夫过去,火势已蔓延至十余丈宽广,整个湖心已变成一片火海,周围水汽朦胧,但火势却愈发猛烈。
慕容复彻底愣在原地,难道这是神话传说中的三味真火?只有观音菩萨的净水才能扑灭?
思绪间,伊玛目一挥手,慕容复周围的火焰陡然窜起丈许来高,在小迦叶真气罩外形成一个更大的火罩,显然是想彻底断绝慕容复逃跑空间。
当然,此刻慕容复更多的是吃惊与错愕,倒没有多少惊慌,他怔怔立在湖面上,脑海中却是回想起前世化学课关于水分解的原理,理论上来说水的确是可以燃烧的,只不过需要极高的温度才能办到,而且燃烧后分解出来的氢气还能再次燃烧,两下叠加之下,让火势变得更猛倒也说得通。
可问题是他接触到圣火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温度高到能够燃烧水的程度,更何况这明明是个武侠世界,科学原理真的解释得通么?
心中念头百转,慕容复始终想不透个中原理,也不知道是该相信神话,还是相信科学……
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在伊玛目的控制下,火势已收拢至慕容复周围三丈范围,而他自己则是红光满面,也不知是功力催动到极致,还是过于兴奋的原因。
眼看形势愈发不利,慕容复暂且抛却心中杂念,双手迅速变幻,一股剑意冲天而起,登时间虚空震荡,龙吟虎啸,生生将上方笼罩的火焰切开一个口子。
伊玛目身形一震,踉跄后退两步,“这怎么可能……”
慕容复脚尖一点水面,身形陡然跃起,转瞬冲出火焰笼罩范围,当跃至五六丈高时,他俯视了一眼下方的湖面,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圣火再怎么厉害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可水却是无穷无尽的,难道还能瞬间将整个湖都烧干不成?这毕竟不是油!
想到就做,他将赤霄剑随手掷出,赤霄剑滴溜溜一转,自动飞到他脚下,站稳身形后双手张开,一股玄奥波动透体而出。
伊玛目见此情形没由来的心里一突,“慕容复,你想干什么?”
慕容复微微抬了抬眼皮,“我始终坚信,水能克火!”
话音落下,整个湖面开始翻腾,哗啦啦一声大响,一道水浪倒卷而回,越滚越大,顷刻之间已是惊涛骇浪,这一刻,有如天翻地覆,海啸山崩。
伊玛目微微一变,“这是……乾坤大挪移!”
“呵呵,不妨告诉你,还有我慕容家的斗转星移!”慕容复淡淡接口一句,手中动作不停,下方的水浪已然将伊玛目和他的火焰围在中间,那些湛蓝色火焰虽然仍在剧烈燃烧,却怎么也比不上水势之汹涌。
伊玛目面色一连变了数变,终是觉得小命比面子重要,伸手一招,火焰急剧缩小,转瞬回到他手中,而后身上火光一闪,化作一团火焰拔地而起,意欲从上方冲出水浪笼罩范围。
“你那圣火不是很牛逼么,跑啥啊……”慕容复嘲弄的一笑,双手一合,四面的水浪立刻汇合到一起,将口子封住。
不过他能凭空搬运这么大的水浪过来已经是极限,想要借以制住伊玛目显然不现实,最多只能让他狼狈一下罢了。
水浪稀里哗啦的落下,湖面渐渐恢复平静,伊玛目像个落汤鸡一样浮在水中。
慕容复御剑回到湖面,仰天大笑,“所谓明教大长老,也不过如此。”
伊玛目脸色有些恼怒,哗啦一声,从水中跃起重新站在水面上,“休要小人得志,我们还没分出胜负。”
“不,”慕容复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指肚向外,微微摇了摇,“已经分出胜负了。”
火熱都市小说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笔趣-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無盡生死符閲讀
“什么?”伊玛目一愣,随即冷笑道,“本座虽然狼狈,但并未有所损伤,你这话本座听不明白。”
“你很快就明白了!”慕容复笑了笑,忽的身子一震,真元狂涌而出,砰砰砰一连串炸响,刚刚恢复平静的水面再次卷起滔天水浪。
慕容复双手上下一合,双掌相隔尺许,登时无数水汽蜂拥而来,转眼在胸前凝聚出一片片薄薄的冰片,这些冰片有的是青色,有的是红色,有的青红相间,不过最后都慢慢变成了青色。
如果有逍遥派或灵鹫宫的人在此,便可认出这正是天山童姥的独门绝学生死符。
生死符号称天下第一暗器,事实上在实战过程中却不那么好用,至少慕容复几乎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原因很简单,生死符的炼制需要水,他既没有随身带水袋的习惯,也没有玩口水的嗜好,可现在不一样了,身处湖中有的是材料,再加上他如今功力深厚无匹,瞬息间炼制数百枚生死符是轻而易举。
伊玛目认不得生死符这门武功,但不管对方做什么,他自不可能坐以待毙,当即蓄力双掌,两团火球凝聚出来。
几乎与此同时,慕容复口中一声断喝,“去!”
登时间,数十道淡青色冰片激射而出。
伊玛目凝神一看,发现只是一块块极薄的冰片,不过他也没有大意,当即散去掌中火球,浑身布满火焰。
冰片转瞬即至,嗤嗤嗤一阵疾响,所有冰片在触及火焰的一瞬,立刻化为乌有,至此伊玛目彻底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
不过就在这时,一股冷冽的寒风迎面扑来,抬头看去,只见无数冰片激射而来,密密麻麻的不下数百上千片,更叫他头皮发麻的还在后面,慕容复周身丈许白茫茫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