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監獄 起點-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直面神話相伴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盯着被斩断的手腕,以及遭到死亡侵蚀而快速干瘪的眼球。
偷窥之罪-藤目猛然一惊,第一时间认为对自己发动攻击的,是一位神话异魔……由于他以感知与瞳术为主,连忙拉开距离。
以【眼】为主的藤目,单论战斗能力要弱于其它入侵的神话体。
快速完成对右臂的修补。
集中全身所有的眼睛,对不远处的青年进行审视时,却得出一个让他啼笑皆非的答案。
从青年身上并没有看见任何神话绘卷,只不过是有些特殊的开门个体。
青年正在与博士大脑的交流,也被他的特殊视觉所读取。
听到青年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时,藤目实在是忍不住了,核心眼珠表面裂开一张诡异的嘴巴,发出一阵阵充满不屑与嘲讽的笑声:
“哈哈!原来只是一位还未构成神话的异魔。
掌握着比较特殊的死亡能力、空间能力似乎还具备着一种瞳术。
居然想要杀了我,你们这群S-01世界的异魔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具备吗?我们之间的等级差可是无法逾越的。
没有构建出神话的你,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我的生命。
最好的方式就是利用那头疯狂巨龙来对付我……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单独下来?
不过也好,这样能让我省去不少的麻烦。
另外,你额头上的眼睛似乎不错,我会挖出来好生利用。”
对于藤目的话语,韩东暂没有回答。
掌心间撑开一道刚好能容纳大脑的虚空传送门,将博士传送离开。
压抑住内心的怒火,尽可能平静地给出回答:
“由于你在庄园犯下的过错,必须由我亲自斩杀。
疯狂巨龙并不受我的直接控制,以他的战斗模式会让实验室遭到严重破坏,甚至崩塌……留在上面抵御你麾下的部队,才是最好的悬在。
虽然格林没和我在一起,想要杀掉你会比较麻烦……但也仅仅是比较麻烦而已。”
面对韩东自信满满的回答,藤目反而有些感兴趣。
他在《罪界》从未见过哪位低等级的罪灵胆敢这样与自己对话,这临时升起的兴趣让藤目做出一个决定。
“来吧……让我看看开门水准的异魔,到底能拿出什么样手段来撼动我的神话绘卷。”
也就在藤目做出这个决定时。
一丝诡异的微笑浮现在韩东脸上。
正巧,韩东这一招需要一定的‘施法时间’。
现在的他,对这招还不完全熟练,如若在战斗期间释放,可能会因外界干扰,无法发挥出招数的全部效果。
当前,韩东不再有任何保留。
一方面是憎恨与愤怒,另一方面则是当前所处的战斗区域。
庄园实验室可以说是仅次于韩东个人性命的重要之物,是韩东获得第一张地契以来,便投入大量心血打造的私人实验室。
除自身的不断进阶外,韩东对于生物领域的研究与追求从未断过。
因此,必须在最短时间,保证实验室最小损坏程度的前提下,击杀神话体。
发生在这里的战,受到庄园地契的封闭,外界探知无法渗透……韩东在这里做出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泄露出去。
不做保留,直接亮出底牌。
一时间,由无面者头颅提供的「伪装」全部撤去,还原最真实的姿态。
刻满着异魔文字的双腿、
黑涡躯干的两侧,挂着风格与大小截然不同的两条手臂、
颈部之上顶着一颗卤蛋脑袋、
涡旋形式的标记位于眉心位置、
近百根漂浮于脑后的灰色触须已结成某种阵法,穿透位面的界限与某位至高存在建立联系。
“物魔双修,这就是你的真正姿态吗?刚刚切断我手臂的招数,来自于你的左臂吧……”
藤目依旧满脸不屑,暂时没有发现能威胁到他的能量集成。
不过,藤目也并非真就站在这里,等待‘挨打’……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瞳术正在‘蓄积’,威力要远大于之前击杀食尸鬼的「压缩」。
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眼球都注视着眼前的青年,一旦发现任何‘威胁元素’,立即予以击杀。
……同一时刻
异魔世界
邻近【破碎边境】的独立星球内,赌场大厅。
所有赌客围坐在象征着伦敦的大型赌桌前,
桌面上摆放着等比例缩放的伦敦模型,象征着不同部队的模型摆放于各个街道间,完美复刻着正在发生的伦敦游戏,还将随着战局一同变化。
前不久。
格林、波普等人联手击杀顶尖神话体的场景,让其中几位赌客露出欣慰的笑容。
依旧有大量赌客正在关注着‘十大原质’所在的街道,但也有一部分赌客将视野转向韩东所在的庄园。
在上一届伦敦游戏中协同格林一并夺冠的青年,将单独面对一位敌军的神话体。
虽是一位以感知为主,战斗偏弱的神话体,但也是敌军精锐……想要通过1V1的方式越级取胜,可能性很小。
“一张王级地契(下位),压尼古拉斯。”
灰色小马甲的赌客依旧押注韩东。
不过,因之前韩东在亥博龙公司的精彩表现,没有人跟注,生怕韩东再次爆出黑马……依照这样夸张的赔率继续输下去,部分赌客的内裤都快没了。
“真没意思,就没人下注吗?”
就在灰色马甲、面容千变的小哥抱怨一句后,突然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尿颤’,像似体内有一股重要组分被抽走了。
人氣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直面神話
嘶~唔!
小哥也跟着发出符合意境的感叹词。
紧跟着,一团灰色物质由下体排出,慢慢飘上赌桌。
缠上代表着【尼古拉斯】的棋子。
本是朴素的人形棋子立即变化,同时,相应的赔率也在发生实时变化。
不少赌客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包括主导整体赌局的酒保。
待到灰色团体散去时。
展现在众神眼前的是一枚闪耀着黑金色泽、类似于古埃及法老的棋子。
一袭古袍并非外物,而是由个体皱着的皮肤所形成,整体散发出骇人的黑色气息。
“嗯……抽中这个了吗?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