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707.綁人相伴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李瑁一到,王七麟开门见山。
他欣赏了一下大帅B的容颜,过了下眼瘾之后猛的拍了把桌子喝道:“李瑁,你可知罪!”
李瑁纳闷的看着他问道:“世子殿下,酒宴还没有开始,你就喝多了?”
王七麟冷漠的看着他说道:“李瑁,事到如今你还要装疯卖傻吗?这有什么必要吗?”
李瑁皱眉:“到底是谁在装疯卖傻?在下刚来你就不明不白、糊里糊涂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此为何意?”
“你要我认罪,那好,在下问一句,我何罪之有?”
这时候武翰林上来和稀泥,说道:“殿下和驸马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二位先莫要着急,段将军在这里,本官也在这里,咱们有话好好说。”
王七麟说道:“郡守大人有所不知,前朝余孽监谤卫已经潜入本城,并且混入了将军府中。”
武翰林微微色变,他袖子一甩,一把短棍出现在他手中。
短棍上银光摇曳,迅猛的拉长并喷出一枚锋利的枪尖,眨眼间变成了一把银枪。
李瑁下意识向他靠近,并吃惊的看向段成武:“将军,这可是真的?”
段成武默默的点头。
今天他不是主角,所以他不开口说话,以免抢了主角们的风采。
而且如今他实在没有开口的心情,陪伴他吃过苦头、鏖过苦战的结发之妻被亲人所害,他的心情实在低落。
再者监谤卫竟然把人安插到了他身边,他却毫无所觉,这是失职之罪。
其他时候也就罢了,如今两军对峙,前线可是危局险境,结果在这样的地方他让监谤卫把人插进了身边,而且这人恐怕还是要探索大汉边城防线部署的,那他责任得多大?
段成武不出头,王七麟就占据了主动权。
他本来便携带密旨而来,这样他便以上官自居了。
而既然他已经是上官身份了,那他便不必再去跟李瑁费唇舌之争,他直接扫了扫手,让手下出面——
老子亲口跟你对话这是给你脸,这是掉价!
徐大轻咳,迈步出面。
他将之前与王七麟的分析说了出来:“我们先前去抓捕监谤卫星宿,却被他们给伏击了,显然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让他们做好了准备。”
听到这里李瑁失声笑了:“诸位是什么脑子?因为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所以你们便怀疑在下?”
徐大瞪了他一眼道:“别在上在下了,大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耐心的等着听!”
李瑁冷冷的说:“大人好大的官威,不知道是几品大员?”
徐大不回答,他自顾自的说道:“有趣的是,监谤卫这伙贼人伏击我们的时候,还点出了我家殿下的真实身份。”
“他们怎么会知道殿下的身份?”
“要知道我们可是与他们已经打交道好几天了,他们压根不知道我们真实身份。”
“甚至在你们到来之前,整个边关都没人知道我们的身份,而你来后,他们却知道了!”
徐大说着说着露出奸笑:贱人,你露馅了!
李瑁却一如既往的冷静,他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首先,你们怎么知道在我们到来之前,整个边关没人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
不等王七麟一方回答,他接着说:“好吧,就算你们掌控了全城,掌控了全城每个人的想法。”
“那么,这次来到太平关的可不只是在下一人,还有武郡守呢?武郡守也认出王七麟你的身份了吧?”
说到这里他冲武翰林露出歉意一笑:“对不住,郡守大人,在下要反驳他们这漏洞百出的话,只能拿您的身份来压一压他们了。”
武翰林摆手道:“无妨。”
他看向王七麟,面上有犹疑之色:“王大人,实话实说,本官并不认为驸马爷会与前朝余孽有什么联系。”
一听这话,王七麟沉默下来。
武翰林对他的爱护他很清楚,这人又很沉稳,他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许下承诺。
刚才这句话等于是在提点他,隐晦的告诉他这个怀疑方向是错的。
沉默之后,王七麟改变了态度,他向李瑁稽首行礼:“驸马爷所言甚是,是本官疑神疑鬼了。”
李瑁没有追着他不放,得到他的道歉便长笑一声:“不知者不罪,何况王大人也是为了我大汉皇庭的长治久安,在下怎么能够不体谅你呢?”
他这话说的很谦逊,地位摆的很低。
但潜台词却很恶心人。
‘为了我大汉皇庭的长治久安’……
这句话深入的解读一下便是:不管你做什么,都是为了给我家做事,所以即使犯了错,那我也既往不咎。
徐大冷笑一声准备拿出听天监男团祖安战神的本事对李瑁开喷,结果他刚张开嘴,王七麟便摁住了他的手。
他选择退让一步。
这样便没了争执,段成武重新获取晚宴主导权,引导开席。
席间氛围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段成武心事重重,李瑁和王七麟明争暗斗,而武翰林也有心事,他不断走神,甚至段成武给他敬酒的时候他都没有举杯。
这顿晚宴还是挺丰盛的,羊肉、牛肉、马肉,全是肉。
马肉是很罕见的食材,历朝历代对牛看管的严,对马看管更严,即使是驽马也不准杀了吃肉。
但在边疆不一样,边疆战事多,不断有马匹战死,这些马自然不能浪费,打扫战场之后会被军中厨子们给拖走分解处理掉。
王七麟第一次吃马肉,觉得这东西不太好吃,尽管将军府的马肉做过处理,做成了马肉香肠,可是这玩意儿肌肉太粗糙,香味不足。
到了夜宴后头,王七麟便告诉段成武和武翰林说他准备近日去往龙庆关。
武翰林觉得古怪,问他为什么突然要往回走,王七麟笑而不语。
段成武倒是猜到了他的目的,便恍然的说道:“哦,末将明白了,殿下是要将监谤卫的斗木獬送去给青龙王?”
王七麟点头。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 愛下-707.綁人鑒賞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 線上看-707.綁人熱推
李瑁目光一缩:“你们抓到了斗木獬?玄武圣麾下第一星宿?”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707.綁人熱推
王七麟得意的再点头。
李瑁顿时肃然起敬。
肉吃饱了,酒喝足了,夜宴结束,众人分别。
回客栈的路上徐大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后便说道:“七爷,要不要安排人手去盯着李瑁?”
他也在怀疑这位驸马爷。
王七麟冷笑道:“不必。”
徐大说道:“大爷感觉这驸马爷来太平关可不是单纯为了什么狗屁替皇家劳军,他恐怕别有目的,所以咱们还是盯着他比较好。”
王七麟说道:“不用盯着他,咱们直接绑了他!”
周围一群人惊得瞪眼睛。
王七麟说道:“不用这么看我,我没有喝多,徐爷说的对,李瑁来太平关肯定有秘密,咱们监视他没用,他又不傻,能不知道咱们会监视他?”
“所以在确定咱们离开太平关之前,他肯定不会轻举妄动,而咱们没有时间跟他消耗,这样何必非得等他去做出动作?咱们直接绑他就是!”
“可这是重罪!”沈三凑上来低声说。
王七麟微微一笑:“普通人绑架皇亲国戚的确是重罪,可皇亲国戚绑架皇亲国戚罪刑就不一样了,何况,咱们现在是天子钦差,咱们抓了他之后就审讯他,总能让他张开嘴巴!”
徐大点头:“对,大爷觉得他肯定跟前朝余孽有关,只要能证实这点,嘿嘿,到时候就是太祖皇帝复生,他也不能治咱们的罪!”
沈三谨慎的说道:“可这招太险了,而且七爷咱们这样行事……”
他犹豫一番,最终还是摇摇头:“不好!”
这不只是兵行险着的问题,还有些过于不择手段。
王七麟不在意,他没有很多时间耗在太平关,所以既然有所怀疑的嫌疑人,那怎么着也得从他身上榨出点消息来。
天空中阴云飘荡,有人凌空飞下。
辰微月。
他落下后往后面点了点头,王七麟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头有人在跟踪。
这不出预料,他们想要监视李瑁,李瑁也想要监视他们。
但是如此一来想要再去悄无声息的抓了李瑁就很难了,王七麟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于是他便将自己作为鱼饵,当夜开窗修炼,让外头的人能始终看到他。
火熱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707.綁人
谢蛤蟆则带上了白猿公、沉一和向培虎去摸人。
太平关实行宵禁管制,整个边关很是安静,王七麟抬头看月,圆月高悬。
他无端的想起一句诗。
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一夜安宁,天微微亮的时候,太平关的城门就打开了。
王七麟带队离开,大队人马风尘仆仆的带着漫天黄沙走出城门。
他们要全数离开的时候,王七麟忽然注意到憨二要纵马离开队伍。
见此他喝道:“憨二,你做什么?”
憨二愣了愣说道:“啊,对不住七爷,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我想过去瞅瞅。”
王七麟狐疑的问道:“你在这边关之地能有什么熟人?是你在塞外地界认识的狐朋狗友?”
憨二立马摇头:“不不不,不是狐朋狗友,我在塞外哪有狐朋狗友?”
徐大这时候说道:“七爷,大爷好像也看到了一个熟人。”
“谁?”王七麟问。
徐大古怪的挠挠头:“看的不太真切,那人在东边那早饭店前头晃了晃消失了,他好像是——好像是咱在十万大山里遇到过的唐铭。”
王七麟也感觉很古怪:“唐铭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座边疆城池?”
徐大犹豫的说道:“可能是大爷看错了,也可能是长得相像的人吧。”
王七麟有心去查看详情,但此时他们的大部队已经离开太平关了,而谢蛤蟆三人也在更早时候带着抓到手的李瑁跑路了,他们不能继续留在关内——
李瑁的失踪肯定会在太平关中引发一场地震,武翰林和段成武都不傻,他们必然会怀疑到众人身上。
所以,他们得趁着天色未能大亮,还没有人发现李瑁失踪的时候赶紧走。
再说不管徐大看到的人是不是唐铭都没有关系,唐铭的体内是玄龙之魂,他们从十万大山分离后,此生最好是再也不见。
骏马飞驰,一行人顺着官路翻上了塞外的大山。
王七麟回头看,朝阳霞光照耀,雄关如铁!
他们在山外与谢蛤蟆一行进行了汇合,此时李瑁处于昏迷之中,他额头上贴了一张符箓,整个人硬邦邦的,就跟一个僵尸似的。
四周是旷野,萧瑟而无人烟。
王七麟上去便将李瑁额头上的符箓给摘掉了,李瑁缓缓睁开眼睛。
他那英俊无匹的容颜一下子活了过来。
巫巫忍不住上来摸了一把,惊叹道:“七爷,他真帅呢。”
徐大也跟着摸了摸。
李瑁被摸懵了。
他估计以为自己在做梦,竟然先伸手去搓了搓眼睛——接着他整个人化作一道墨水窜入地中。
谢蛤蟆和王七麟都在防备着他,他的身形一变,妖刀闪电般追了上去。
又有符箓飞出,地面火焰熊熊。
李瑁身形变幻回正常样子,他连退几步喝道:“住手!”
王七麟没有肆意妄为,对方既然放弃挣扎他也就将妖刀收了回来。
利刃归鞘,他问道:“说说吧,你这次来太平关到底要做什么?”
李瑁惊怒交加:“王七麟!你干什么?你竟然敢绑架我!”
王七麟面无表情的说道:“事情我已经做了,你就不必……”
“这是灭门的大罪!”他气急败坏的咆哮道,“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要死吗?你要带你们全家上下一起下阎罗殿吗?”
王七麟说道:“废话你别说了,你已经被我们绑了,现在你能做的就是回答我们的疑问。”
“另外,友情提醒你一句,”他突兀的笑了笑,“现在可没有人知道是我们绑架了你,所以我们只要将你的尸体处理的干干净净,那我们全家上下应当很安全。”
他打眼看向荒山,发现这里荒无人烟后他满意的点点头。
胖五一配合的说道:“呔,我劝你老老实实交代,否则别怪我们辣手摧花!”
“是心狠手辣。”徐小大无奈的斧正道。
胖五一不悦的说道:“你看他帅的这个样子,说他美的想一朵花有问题吗?”
徐小大盯着李瑁想了想,说道:“还真没问题。”
去解手的憨二提着腰带急匆匆的走回来,听到众人的话他急迫说道:“七爷,待会处理他的事能不能交给我?我对,嘿嘿,我对他有点兴趣。”
他忸怩的提了提裤腰带,又是一笑:“就当给我这面子行不行?”
王七麟倒吸一口凉气,其他人也在倒吸凉气:
“没想到你还好这一口?”
憨二讪笑,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李瑁。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状元郎,这一刻也忍不住心里发虚。
徐大督促道:“快点交代,否则驸马爷今天准备停车坐爱枫林晚,蓬门今始为君开吧。”
李瑁极有才气,反应神速,他虽然是个正经人,可一点不耽误他去理解徐大的话。
毕竟徐大笑容那么的下贱。
胖五一也学着来了一句诗:“不错,你要是不交代,哼哼。”
他看向四周,文绉绉的来了一句:“青山有幸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徐小大实在忍不住了,硬生生将他拖走:“你不懂诗词的正确用法能不能别乱用?”
胖五一很不悦:“你为啥不说你哥哥?徐爷不也在乱用吗?”
徐小大无奈的说道:“他还真没有乱用。”
这样子胖五一就纳闷了。
被人从肉体到性命一起威胁,李瑁终于服软了。
他找了块石头坐下,说道:“王大人你猜对了,在下这次来到太平关还真是身负重任。”
“在下要在太平关内与一个人接头,以得到一个人的消息。”
“这个人是谁?”王七麟逼问。
李瑁摇头:“在下也不知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憨二,他是你的了,你先拖他去爽一把。”王七麟打断他的话。
李瑁顿时急了:“在下确实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他是一个信使而已,黄无欲大将军的信使!”
众人大惊:“谁的?”
“黄无欲大将军?”
“我干,你果然通贼了!”
李瑁厉声道:“闭嘴,在下乃是儒家门生,一生不事二主,怎么可能外通蒙元贼子?这样侮辱我人格的话,以后请不要再提!”
谢蛤蟆鄙视的说道:“无量天尊,你们圣人孔家之后好像没有你这样的觉悟。”
李瑁的脸色顿时通红,他起身咬牙道:“诸位若是一心想要我死,那动手便是,何必这么侮辱人?”
“我再郑重的重复一遍!在下一生,不事二主!更不会勾结外贼,祸乱中原!”
王七麟能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一些东西,李瑁不是在演戏,也不是在故作高洁。
他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
这样王七麟就觉得奇怪了,他问道:“告知潜伏在将军府的二十八星宿关于我真实身份的人,难道不是你?”
李瑁的回答斩钉截铁:“若是在下,那就叫在下身败名裂,带着满身屈辱下九幽!”
王七麟顿时表情阴沉的厉害。
谢蛤蟆心里咯噔一下:“七爷,那告知了二十八星宿关于咱们消息的是谁?不会真是武大人吧?”
王七麟摇头,他觉得不至于是武翰林,武翰林跟塞外勾结干什么?
这绝不可能!
他又问李瑁:“你说你要见黄无欲的信使?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瑁额头的青筋冒了出来,他厉声道:“蒙元大军叩边,祸乱我九州,使得边疆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在下曾经与大将军有旧交,所以在下要问他一句,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何要给蒙元领军来反咬我大汉!”
“若是他有苦衷,在下念及旧情,愿竭尽全力帮他解除苦衷。若是他就是要引兵报复朝廷给他家室报仇,那在下愿拼死一战,去刺杀他!”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707.綁人展示
“虽九死而无一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