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奪運之瞳》-第1150章 撕裂魂主【求訂閱】讀書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夺运之瞳
胖墩的后辈中倒也有天资绝世之辈,他的儿子如今比他的实力都强,四十多万岁的虚道,已经算是不错了。
乌泱泱一片小辈,齐齐行礼,让沈睿有种莫名的感觉。
至于后辈们都不敢直视这尊传说中的大人物,掌控轮回的绝世强者,渊海食物链最顶端的一批人。
沈睿点了点头,赏赐了一些东西,颇有些感慨。
这时,胖墩领了一个小胖墩过来,恍惚之间,竟让沈睿有些熟悉,几乎与胖墩小时候一模一样。
“这是我的十代孙,怎么样,像吧。”胖墩颇有些自豪,看着沈睿惊讶的脸。
沈睿不由得一笑,抬头一泡,前世今生都浮现在他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奇异的眸光。
“仙王的转世身,居然应在了你身上。”
仙王几十万年前就被渊族伏击,战死了,不过仙王与沈睿颇有些渊源,他便让地藏王去聚拢天地间的残魂。
这种级别的战斗,敌手不可能会留下神魂,不过地藏王,老轮回人了,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还是聚拢了一丝残魂,又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培育成可以转世的规模。
实道残魂转世,自然不凡,此子出生之世便有惊天异象,加上与胖墩幼年太像,所以才让胖墩喜爱有加。
“我这十世孙是仙王的转世?”胖墩一个激灵,被吓了一跳。
“不必在意,前尘往事都已成空,不用担心哪一天他恢复记忆暴打你。”沈睿随口道。
至于那个小胖墩在一旁懵懵懂懂,不知听没听懂。
一年后,沈睿才从天庭离开,破开虚空,前往了魂墟所在。
魂墟,无边无际,魂体的第二归宿,第一归宿当然是轮回。
无数岁月过去,这里早就大变模样,每隔一段距离,都有着规模或的或小的城池,其中大都是阴魂,偶尔才会有肉身生灵。
沈睿对这些小城池不管不顾,直接前往魂墟中最大的一处城池–归墟,
魂墟中的归墟,这个名字足以看出此城的地位。
城池浮在魂墟表层,通体由黑色的阴煞石构建而成,覆盖千万里方圆,不知有多少魂体生灵在这里生存。
沈睿眸光一扫,刹那间就感知到了,这其中有四尊实道境界的魂体生灵。
都是魂墟土著魂灵,渊海大世界的那些实道,目前已经基本不可能寿终正寝了,寿命在不断提高。
至于非正常死亡,肯定魂形皆灭,像是仙王一样。
“有问题…鬼门关…”沈睿还通过轮回的权柄感知到了另一道气息,鬼门关的气息,鬼门关在这里,代表着魂主也在这里。
也只有魂主才能与那些神智杂乱的魂体生灵交流并指使他们。
“真是一条大鱼,隐藏的够深的…”除却轮回之主,没有人能在一群魂灵中找到魂主。
便是沈睿也是通过鬼门关的气息才能察觉到。
沈睿没有打草惊蛇,魂主狡猾无比,鬼门关太灵活,不好镇压。
沈睿掐动法印,背后隐约有轮回盘的虚影浮现,一条条轮回锁链插入虚空中,覆盖了整个归墟城。
此时此刻,归墟中央的宫殿中,一个魂灵睁开双眼:“不好,有人封锁了归墟,怎么会有这样的老怪物。”
刹那间,他拿出一道阴气森森的门户,而后门户洞开,毫不犹豫直接走了进去,然而下一刻,宫殿又浮现一道门户,他又走了出来。
“怎么可能…镇封空间,干扰鬼门关…只可能是…”
已经不需要再说了,魂主已经看到,宫殿中浮现了一道身影,正淡漠的看着他。
“砰”
没有多言,沈睿见面就是一掌,魂主直接被一巴掌拍飞,形体龟裂。
不过并没有形神绝灭,他瞬间重组躯体,一阵涣散。
“没想到您进境到了现在依旧如今迅速,真是惊人。”魂主声音冷森森,如同厉鬼在哀嚎。
他直接被一巴掌拍飞,形体龟裂,可想而知这一掌蕴集着怎样的力量。
刷!
他如风似电,转眼就扑杀到了近前。
“锵锵锵”
沈睿五指齐张,像是五根神铁一般戳来,玄光刺目,纵然是世界亦可被洞穿。
“砰砰砰”
两者间连续对碰,超越速度的概念,让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砰”
就在这时,魂主又被沈睿一脚蹬了出去,又狠又准的一脚,将魂主的魂躯踢爆。
强大如魂主,在这一刻也发出了一声哀嚎,瞬间倒飞了出去。
“鬼门关,魂墟,你…都是我的囊中之物。”沈睿很淡然俯视魂主。
“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资格!”魂主的态度诡异,却没有停止反抗。
“魂世皆灭,万魂归墟!”
魂主发狠,如此恐怖道则直接祭出,神威盖世,具有无以伦比的力量,如此磅礴伟力,这是他的最强手段。
空间塌陷,被彻底摧毁,混沌衍生了又消亡,不断轮回往复。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沈睿竟然完好无损,那些刺目的魂光虽然不断射向他的身体,但都被一股力量推拒了出去。
下一刻,沈睿踏步而来,魂主虽然在不断的异形换位,虚空魂影,连续改变位置,但是沈睿像是锁定了,如影随影,如跗骨之蛆,根本无法摆脱。
“很多年前,我就像这么办了,”沈睿探手,直接抓住魂主看似没有实体的躯体,猛的一抖,顿时魂雾散开,他徒手撕裂了魂主。
这不是简单的伤势,涉及到了本源,魂主发出凄惨的哀嚎,两半魂主居然无法再次重组。
沈睿已经从本源层面撕裂了魂主,这是很重的伤势。
“停手…我愿…我愿臣服。”魂主眼看沈睿要再次动手,急忙呼喝道,
沈睿眉头一皱,并未停止手中的动作,大手一抓,捏碎了半边的魂体,化为魂光,消散在了天地间。
活生生的损失了一半的本源,魂主痛如魂灵深处,魂体都抽搐了起来。
“好了,现在可以谈谈臣服的事情了,你的筹码诚意可得足够。”沈睿好整以暇,俯视着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