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小閣老-第九十二章 溪上行分享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自府城沿江逆流而上近三十里,在归湖镇进入韩江支流凤凰溪。
自此地势渐高,便由平原进入了丘陵。众人在归湖镇下船,换上早就准备好的竹筏,由船夫撑着篙,往凤凰溪上游而去。
其实水势还挺平缓的,竹筏的速度并不慢。赵昊和林润坐在由二十根毛竹组成,上头还搭着雨棚的大竹筏上。乘着扑面的徐徐清风,只见两岸竹影婆娑,倒映在潺潺流水中,顿觉暑热尽消,让人心旷神怡。
更神奇的是两岸裸露的山石和河床,有白色、古铜色、浅褐色、灰色、麻青色,许多种颜色混杂在一起,色彩斑斓,十分好看。尤其是水底的岩层,在日光和水波的映衬下,光影变幻、色彩灵动,让人如临仙境。
“想不到潮州还有这般洞天福地。”林润此行收获满满,踯躅满志,只待回省城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此时自然心情极好。
“那是,我神州处处皆美景。”赵昊用帕子擦着溅到墨镜上的溪水,不禁有些遗憾道:“可惜潮州还不具备南京那样,搞文旅产业的条件。”
不然来一套溪水漂流、竹林徒步、山谷探幽……完事儿来顿农家宴,捎点土特产,山区人民基本就脱贫致富奔小康了。
“会的会的,过几年大家日子过好了,就会有这方面需求的。”赵守正倒是信心满满,自从得到林中丞的嘉许后,他便一直处于自信爆棚的状态。
刘子兴与岳云朋作为缙绅代表,也被邀请同船,他们自然负责捧哏了。
五人便坐在竹椅上,一边欣赏着两岸美不胜收的景色,一边惬意的吃茶闲聊。
只是两岸全副武装、紧随船队的马步护卫,还有上下游数里处阻挡民船靠近的官兵,时刻提醒着他们,这里已经进入了土客畲杂居地区,俗称不服王化的地带。
“距离府城这么近,也会这么危险吗?”赵二爷不解的问身旁的刘子兴。
“其实还好,府城附近的畲人也都是熟畲。除了穿着习俗外,跟汉人已经很相近了。”刘子兴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但咱们不是跟那些潮客有仇吗?虽然我们不怕他们,但今天不是有中丞在吗,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啊。”
“这几年让侯公压着没收拾他们。那帮潮客着实有些炸毛了。”那岳云朋岳员外闷声道:“他们就是屋里太乱——欠收拾。”
“侯公是对的,你们不对。”赵二爷摇头不已道:“潮州唯一的瓷土矿在人家手里,你们有求于人还这个样子,就让人很不理解了。就是小孩子都知道,嘴甜才有糖吃。”
“司马教训的是,”岳云朋忙低下头,讪讪道:“多少年的积习了,一时改不了。”
“唉,几代人的恩怨啊。”刘子兴却叹口气道:“就是我们放得下,那些潮客能放得下吗?”
说实话,他觉得赵公子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想靠林润走一趟,就把土客矛盾解决?也太不现实了吧?
也许当场大家碍于巡抚大人的面子,能勉强言和。但等林中丞一走呢?还不是外甥点灯笼——照旧?
所以昨晚这帮缙绅一合计,大半的人便托故没来,就是为了将来方便跟客家人翻脸。
而且今天也不能无原则的一味迁就,不然日后处处被动。不过一般人是没这个胆子的,也只有从二品大员致仕的刘子兴,还能跟林润顶一顶,才不担心会怎样。
“本院自然会让他们放下。”林润眉头微不可查的一跳,淡淡说了一句。他早就发现今天这帮不知好歹的家伙,带着抵触情绪了。
“是……”刘子兴忙低下头,却以沉默的姿态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
“不管人家怎样,咱们得先放下,不然这事儿根本没成的希望。”见气氛有些生硬,赵昊忙笑眯眯的插话道:“刘老大人和岳员外都是要写进府志乃至省志中的,格局一定要大一点。倘若能重振潮州制瓷业,让这座千年瓷都在你们手里重新焕发光彩,那将是何等的功德,何等的荣耀啊?不比你们修一百座塔,建一千个庙还强?”
说着他拍了拍岳云朋圆滚滚的肚皮道:“二位的大名,定然千年以后也在桑梓流传不绝的。”
“哎呀呀,那感情好……哦不是,那怎么好抢中丞和司马父子的功劳?”被赵公子描绘的美好前景一勾引,岳云朋登时笑得花枝乱颤,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糊涂,中丞乃一省之长,怎么会跟你们抢功?至于我,不过是跟着来玩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赵昊摇头笑道:“至于我爹,过几年就得调任了,最多得个首倡之功,真能将这件事做下去,成为潮州瓷业守护神的,非二位莫属啊。”
说着他拍了拍刘子兴枯瘦的手背,语重心长道:“潮州百姓永远不会忘记,您二位今日是为了他们才顾全大局、委曲求全的啊!”
“这个么……”刘子兴其实也很心动,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整天为府里的事情热心奔走,图的是啥?不就是图个名吗?他不禁苦笑道:“老朽一把年纪,说话不中听,给中丞赔不是了。为了重振潮州瓷业,我们愿意受点委屈,只是那些潮客是出了名的得寸进尺,就怕被他们蹬鼻子上脸啊。”
“放心,你们只要把该做的做好,客家人那边本院来搞掂。做不成责任在我,与你们无关。”林润神色稍霁道:“老大人,成败在此一举了,错过这次机会,再想让潮州百姓过上和平富足的日子,就不知等到什么时候了。”
“明白了。”赵昊和林润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苦口婆心,终于让这个固执的老头子低下了头。
赵昊和林润见状都松了口气,知道这件事成了大半了。
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反之亦然。要想和解,也得双方面都愿意才行。别看刘子兴、岳云朋这些人表现的多无辜多被动,但赵昊很清楚,比起相对弱势的客家人来,他们这些坐地虎才是真正强势霸道的一方。
一个‘客’字,就说明了一切。现在把土著说服了,剩下的事情自然就好办多了。
能让刘子兴等人捏着鼻子登门和解,这其中,林中丞固然是个重要原因,但其实在他们心里分量更重的,还是赵昊和江南集团。
除了赵公子之前画的那些大饼,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林润此番飞天燕之行,让他们切身感受到了赵公子巨大的能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之前,林中丞来潮州视察也好,力挺赵昊父子也罢,虽然都能看出他和赵家父子有旧。但潮州出了这么大乱子,巡抚本来就该过来视察的。为了迅速稳定潮州的局面,超规格的吹捧下赵二爷,也是题中之意。至少大家可以这么理解。
刘子兴私底下就这么想。他这种当过布政使的老人家,自然迷信高高在上的权力。绝不相信堂堂巡抚会真心和一个少年……哪怕是多有神异之处的少年平等相交的。
所以他就认定了这是赵昊在狐假虎威、利用信息不对称,造成种种假象,借势压住他们而已。
但今天这件事,就无论如何也不能用林中丞恰逢其会,赵公子狐假虎威来解释了。
因为前几天赵公子才提出要重振潮州瓷业,结果遇到了原料难题。今天林中丞就不辞劳苦,专程到深山老林里的客家人地盘,去解决这个难题。
要知道,这件事并不关系到府城的稳定,至少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巡抚大人还是百忙中专门抽出一天时间,来为潮州瓷业牌友解拿。这对赵公子言听计从到了什么程度?
最起码双方也得是盟友关系,而且是很平等那种。甚至很有可能,赵公子才是强势一方。联想到赵公子的岳父和干娘,一个牛逼讪讪的京城顶级官二代的形象,就这么跃然出现在众人脑海之中了。
这样想来,赵公子能在短时间内,整出江南集团和西山集团两个庞然大物来。甚至连为什么他的弟子可以纷纷中进士……这些种种神奇之处,也就可以合理解释了。
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啊!
终于实现了自洽的刘老大人,看向赵公子的目光,不由满满都是敬畏。
当年他干到布政使,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当上封疆大吏,不就是因为不在严党的核心小圈子里吗?
现在,大明新一代的核心小圈子,向自己伸出了橄榄枝,哪有不接着的道理?
自己还不老嘛!贵同年高新郑还在当国,谁敢说自己老?
再说就算自己不再出仕,还有儿孙嘛。他的三儿子六年前就中了举,大孙子也刚刚进府学读书……
正如柏拉图的洞穴之喻,一辈子不能转动脑袋,只见过面前墙上影子的人,自然会认为影子是唯一真实的事物,还会煞有介事的根据影子的变化,来总结世界的规律。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世界其实是三维的,还会把告诉他们真相的人,当成发癔症的傻子。
刘子兴这类老人家,就永远无法理解,什么叫同志。
是‘有志一同’的那种同志。
ps.今天就两更哈。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