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 蕭舒-第1153章 虛實(二更)相伴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荆新园目送她离开,再次涌起惆怅。
他现在巴不得时时刻刻守着白雨珠。
视野之内有白雨珠便觉得天地美好,没有了她,便觉得索然无味,无聊而漫长。
傍晚时分,他与两个护法来到了南王府门外,两护法停住,看向他。
“那我便进去啦。”
“教主,小心行事。”
“明白。”荆新园肃然点头。
他虽想挑战李澄空而扬名天下,可到了南王府跟前,便莫名的生出几分心虚。
南王府外表看上去也不算太庞大,与其他王府的建筑格局与规模差不多。
可站在南王府前,却生出旁的王府远远没有的压力,仿佛一座巍然巨峰屹立眼前,随时会倾倒压下。
两人肃然看着他在护卫的引领下缓缓踏入南王府偏门,消失不见影子。
“我们还是回去等教主吧。”圆胖中年觉得喘不过气,忍不住道。
高瘦中年点点头。
他们两个确实帮不上忙,最好的办法还是等在分坛,看教主会不会复活。
就是不知道教主有没有勇气挑战南王爷,一旦挑战,一定得闹出足够大的动静才行。
否则,他们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一切都变成了徒劳。
——
荆新园随着护卫往里走,绕过大厅来到旁边月亮门,一直穿过了三进院子,终于来到了后花园。
眼前是一片湖泊,湖中有荷花数片,湖上有回廊缭绕,其间穿插着小亭。
李澄空正倚着栏杆读书,徐智艺站在一旁伺候,递上茶盏与一块点心。
荆新园一踏上回廊,李澄空放下书卷,笑眯眯看过来。
一阵风吹来,他青袍飘飘,宛如神仙中人。
荆新园在李澄空柔和的目光中,身体渐渐变得僵硬,变得不受自己指挥。
脸庞也僵硬,肌肉仿佛锈死。
“见过南王殿下。”他发现自己声音干涩难听。
李澄空笑一下,示意坐下说话。
徐智艺奉上一盏茶:“荆教主,请喝茶。”
她身上散发淡淡幽香,语气柔和,如一阵春风送到他心里,缓和了他身体的僵硬。
“多谢徐姑娘。”他感激的朝徐智艺笑笑。
知道李澄空在南王府的地位,与袁紫烟并肩的南王爷贴身丫环。
她伺候南王爷还好,自己确实没资格让她伺候。
徐智艺笑道:“荆教主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了圆光教,难得。”
“惭愧。”荆新园忙摇头。
他这个圆光教可是只有三个人,称为教派实在勉强,只是打出一个旗号,其实权无势。
旁人不知虚实,徐智艺应该是知道的。
徐智艺笑着退到一旁。
李澄空轻啜一口茶,抬头道:“我听说,你想挑战我?”
“咳咳。”荆新园正在喝茶,闻言剧烈咳嗽起来,惹得徐智艺抿嘴笑,递上一方雪白丝帕。
荆新园面红耳赤的擦干净嘴角与衣襟,还给徐智艺。
徐智艺收下放到一旁石桌上,笑道:“老爷,荆教主想必是不习惯如此单刀直入,还没寒暄呢。”
李澄空笑道:“自己人,没必要那些虚情假意,你是烛阴司弟子吧?”
“是。”
“那我们就不是外人了。”李澄空笑道:“想挑战我,是想扬名天下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是。”荆新园知道明人跟前不说暗话,自己的算计根本不可能瞒得过李澄空。
索性实话实说,还能博得一个坦荡的印象。
李澄空点点头:“你这般想法也不出奇,是很正常的想法。”
“就是不知道王爷会不会成全。”
荆新园殷切的看向李澄空。
他明知道不该挑战李澄空,会得罪袁紫烟,可话到了这里,不敢说出来的话,自己会看不起自己,觉得太懦弱。
自己有圆光珠,不必像从前那般小心翼翼了,再不勇敢起来怎么行?
李澄空哈哈大笑。
徐智艺上下打量荆新园。
荆新园在李澄空的大笑下,心渐渐变虚,气变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这太过唐突了吧?”
徐智艺白他一眼。
李澄空收敛笑容,摇摇头。
荆新园苦笑:“确实太唐突了。”
李澄空摇摇头道:“你真想挑战我?”
“是!”荆新园咬牙坚定的点头:“久闻王爷大名,天下第一,我想知道自己与王爷到底差多少。”
“心中有数,也能追赶,是吧?”
“……是。”
“其志可嘉。”李澄空缓缓点头:“这样罢,你如果能出手,就算你有资格,我们可以去镇南城外打一场。”
“果真?!”
荆新园大喜过望。
这一刻他已经忘了白雨珠的叮嘱,忘了顾忌袁紫烟,唯有勃勃的战意。
如果能跟南王爷在镇南城外打一场,即使败了也能扬名天下,无人不知。
到时候,谁人不知圆光教?
徐智艺没好气的道:“荆教主,老爷说话一言九鼎,放心吧!”
“是是,我是相信王爷的。”荆新园忙道。
徐智艺道:“就看荆教主你争不争气,有没有资格跟老爷对招啦。”
“我会全力以赴!”荆新园肃然道。
李澄空笑道:“好吧,那你现在可以出招。”
“好!”荆新园毫不犹豫,便要出拳,即使打不中李澄空也要打出去。
可这念头一动,眼前顿时一变。
天空骤然压下来,地面震动,他竟然坐不稳,需得运功才能稳稳站住。
眼前已然没有了李澄空。
“阵法?”他吃了一惊,马上想到了这是阵法,自己已然处于阵中。
他曾听人说过,南王府内阵法无数,果然名不虚传。
既然是阵法,那一切皆虚妄,不必当真。
他想到这里,元力往回收。
“砰!”他狠狠撞到了旁边石桌。
他耳朵嗡嗡响,眼前金星闪。
这是结结实实的撞上石桌,并不是虚妄,好个阵法,是虚虚实实结合。
觉得是虚,那便是实,觉得是实,可能就是虚的,可关键是怎么判断是虚是实?
他只能拼命运转元力,维持身体,同时对于压下来的气势却视而不见。
可无形的气势压得他渐渐喘不过气,元力运转缓慢,大脑仿佛也变得迟缓,思维凝滞。
昏昏沉沉中,竟然晕了过去。
待醒过神,他发现自己正趴在石桌上,猛的起身坐直,李澄空正一手执卷,徐智艺站在一旁。
“醒啦?”李澄空放下书卷。
“我……”荆新园扭头看四周,总觉得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虚的。
李澄空笑道:“只是幻相而已。”
“是阵法吧?”
“不是阵法。”
“那是……”
“算是力量的一种吧。”李澄空笑道:“你如果修为再深一些,会接触到这种力量。”
“明白了。”荆新园苦笑道:“我修为太浅。”
李澄空笑道:“圆光珠真能让你死而复生?”
“是。”荆新园傲然。
如果说修为,自己确实不如,可说死而复生,李澄空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