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1538章 進監獄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如此,赵一哲就让人感觉非沉稳,道:“不着急吃饭,我先跟两位说一下情况。”
听他这么一说,邱轼和栾美美都正色的看着对方。只听赵一哲拍了拍旁边桌面的文件袋,接着说道:“这些天我已经基本上把整个案子都了解了一下。然后呢,我见了几个朋友。都是司法口的。其中跟监狱对接的朋友,我也见到了。事情也跟对方说明白了,就是现在还不太好办。”
“啊?”栾美美到底是女的,比较感性,急道:“赵律师,是不是没法让我们家邱秋减刑了?”
“哎。”赵一哲摆了下手,道:“别误会,不是不能办,而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安排。我毕竟到特别市这里不过五天,而且是刚刚和朋友见面。朋友还是比较给面子的,商谈的结果也是比较好的。所以安排减刑的事宜,也需要时间准备不是?另外……这种事,安排的严密一点,隐秘一点,也是很有必要的。而越严密,越隐秘,那花的时间和财力,也就要相对多一些。两位说对吗?因此,夫人不必担心。”
栾美美一听“朋友还是给面子的,商谈的结果也是好的。”心中自然就放下了三分。而且听赵一哲说的也是这么个道理,毕竟这种事,一定要安排的细致一些,也不能声张,那自然就要花费的时间要长一些。
而邱轼也明白这个道理,随问道:“那……赵律师,大概需要多久呢?另外,事情如果办成,邱秋能够减多长时间刑期?”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第1538章 進監獄熱推
赵一哲顿了顿,微微思考片刻,说道:“我和朋友们也详细的谈论过您问的问题。不过还请贤伉俪见谅,我们估算了一下,安排减刑的事宜,怎么的也需要近月才能完成。就像我刚刚说的,这件事情不能够声张,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还要安排的巧妙和严密一些。因此这个时间成本是没法省下来的。
第二个问题,邱秋能够减多长时间刑期。我们按照安排的事宜,只能说尽可能的缩短他的刑期。但是大致估算一下,一年左右吧。可能多些,可能少些。但总体而言一年左右的减刑时间还是能够做到的。
然后邱秋在里面表现良好的话……五个多月?最多半年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出来了。甚至会更少一些。这就要看,怎么安排减刑的事宜,和减刑的事宜是什么了。现在确实没法说的太过于精准。”
邱轼听罢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那……能不能请赵律师的那些朋友多帮帮忙,尽可能的争取在安排具体事的时候,更……更合适一些。好让邱秋能够稍微多立一点功劳什么的。”说到这里,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把自己带来的公文包提了上来,直接从中拿出一个小木匣。
伸手递给了赵一哲后,邱轼,道:“这可就多多麻烦赵律师了。”
赵一哲很是大方的伸手接过,把上面的抽板抽出一截,只见里面铺满了整整一层金光灿灿的小黄鱼。将抽板合上后,说道:“邱先生太客气了,我之前就说过,事情办成了之后才能收费。”说着,将盒子抵还了回去。
“哎呀。”邱轼伸手一挡,道:“赵律师,我知道这是你的规矩,但是啊,你和朋友接触,吃个饭,喝点茶,一应花销的,我能够让你直接掏钱吗?那我邱某人也太不讲究了。你一定要拿着,另外,不是还得让赵律师你的朋友,帮帮忙吗?让减刑的事,能够更加顺利,也多立一些功劳。”
说完这些,邱轼笑着又道:“再者我们的律师费还没付呢,你这么帮忙,事后,我邱某人必然另有重谢。”
赵一哲笑了笑,不再坚持,道:“好,那我就收下了。邱先生,夫人。这样,今天咱们先去第七监狱,我需要好好的嘱咐嘱咐贵公子。然后呢,我会和我的朋友们,好好的安排安排,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争取能够把贵公子的减刑的刑期,弄到能力所及的最大化,这一点,我必然是竭尽全力的。”
“好好。”邱轼和栾美美一听这话,心里再次放下了几分。邱轼说道:“那……赵律师,咱们先去吃饭,然后就去第七监狱?”
“行。两位请稍等。”赵一哲说完,转身进到了套房的里屋,出来的时候木匣已经不见了。说道:“好了,咱们现在就出门。”
几个人全都下楼,邱轼首先请赵一哲在下面的餐厅吃了一顿饭,席间不免又谈到邱秋的事。赵一哲就让他们放心,并且将这几天想好的一些“内幕”跟他们透露了一点。最后告诉他们不用太担心,自己在跟朋友安排事情的时候,进度以及一些情况,会及时和邱轼夫妇沟通的。
等吃喝完毕,出了和平饭店,赵一哲坐上了邱轼两口子车,一路往香坊的方向而去。
大约是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就已经抵达第七监狱了。
赵一哲从车窗外面看去,车子已经到市区的外侧了,而监狱的大门这一面,正好是对着大野地的。可谓视线所及一马平川。一百米之内,没有什么遮挡。
车子停好后,众人下了车,正好在监狱大门前。当然,监狱大门口是不让停车的,距离三十来米就已经停在了路边。赵一哲随着邱轼和栾美美两个人往前走,到了跟前。
就看在大门口,是个对开式的大铁门,大铁门左侧连接着一座四方形的岗楼。岗楼上有瞭望的哨子,而且楼身上还有两个对着外侧的机枪眼。
大铁门的右侧,是个岗亭,此时岗亭里面坐着两个穿着伪满警服的警员。另外,岗楼外面的还站着一个警员。斜挎着枪支。
赵一哲注意到,左侧那个岗楼上放哨的,是个穿着屎黄色军装的鬼子。因此是不是说,那个岗楼里守着的是小鬼子。而大门口这一块负责盘查管理的,是伪满的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