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芝加哥1990 齊可休-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快閃和街舞比賽讀書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相互太了解,宋亚用各种招数对付前妻,其实她和她身边的人,比如经纪人桑迪格伦都很清楚保持体形和练练舞蹈对她的事业有帮助,知道自己是为她好,于是全半推半就看破不说破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芝加哥1990 齊可休-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快閃和街舞比賽閲讀
后起的女歌手唱功不如她但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能跳,随着盗版问题越来越严重,商演、巡演和广告代言等收入占头部歌手收入的比重越来越高,这些都需要良好的形象、体能以及演出效果。
随着一月三十号的公告牌榜单出来,low和Can’t hold us被小甜甜布兰妮的首单首专Baby one more time在单曲、专辑两榜双杀,宋亚的生活终于进入了一段比较平静的时期,上学、监督前妻、陪小雷加,然后抽空打理生意。
生意确实需要沉下心来弄一弄了,去年事务繁忙,又花了太多时间在全球跑来跑去,他错失了很多赚钱机会,比如没注意到米国的网络购物网站以及一些电子商务在线支付网站、在线视频网站的兴起。
还有大量收入结算,比如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去年靠带有生命之杯的世界杯拼盘专辑以及搭车卖自己的老专赚了不少,泰坦尼克号的票房分成,满分全球巡演的票房分成、麦道夫基金的丰厚分红等等等等。
“这些板块的互联网股票都买一点吧,对,没上市的公司就看看有没有参与风投的机会,不管哪一轮都行,还有AOL的股票也增持一些……我知道很贵。”
打好地基埋下更多未来比什么都强,最近媒体开始放风,说小布朗夫曼那富三代因为顺利并购宝丽金,今年在富豪榜上的个人资产很可能超过四十五亿刀,一年暴增百分之五十身家,西格拉姆环球集团内其他布朗夫曼家族成员的实力也会同比例上升。
压力很大,宋亚不想输,越来越多的和股票经纪奥格雷迪以及A+风投总裁陈博士开会。
“你想赌AOL打赢微软的反垄断官司?”奥格雷迪问。
AOL和网景合并后就成为了攻击微软的主力,当年IE击败网景浏览器的过程中,AOL的反水起了关键作用,但这也意味着AOL作为微软曾经的帮凶,手里捏着不少微软不正当竞争的证据,再次跳反,微软被分拆的压力陡增。
AOL作为老牌电信接入商,能量远非网景可比,随着他们联手的努力,去年年底在数字千年法案和互联网免税法案通过后,米国司法部开始正式提出指控,微软垄断操作系统并将浏览器软件与视窗操作系统软件非法捆绑销售,反垄断案已在联邦层面立案了,前前后后米国部分州以及外国政府也在发起各自的诉讼。
在唱片业,商务部对当年那起CD转售价格维持的调查也再度轰轰烈烈开整。
“算一个理由吧,主要是这个,我很喜欢它家的这款软件……”
宋亚点击鼠标,打开新发现的一个即时通讯软件:ICQ,特有熟悉感,可惜去年已经被AOL收入囊中了。
如果去年有现在的时间和精力,他不会放过的,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罢。
“OK,明白了。”
奥格雷迪提笔快速记下,“哦对了,别说我没有提醒,现在财经界对互联网概念股又兴起了新一轮的口诛笔伐。”
“不管他们,多少年了就会乱叫。”
有天启开示,宋亚并不担心,“总之尽快办妥,我会让律师们配合。”他起身相送。
“好的,那我们告辞了,请留步。”
投资比唱跳Rap轻松简单多了,还更赚钱,宋亚送走两人,又专心看起了利特曼传媒和3DFX下月即将发布的年报。
3DFX去年大赚特赚,靠甩开竞争对手的Voodoo2,和PC整机商合作的VoodooRush2以及供给世嘉DC游戏机的Voodoo3芯片出货,营收翻了几倍,股价持续攀升,形势一片大好。
而利特曼传媒要惨得多得多,巨亏,互联网实在太烧钱了,还背着和唱片协会的诉讼案,新的OpenDiary网站比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烧钱速度更快,因为Weblog网络日志必须给用户提供免费空间,带宽需求也更大,现在网络设备、带宽、存储等成本都非常高。
但不这样又不行,Weblog网站没什么大技术门槛,竞争比小众音乐领域激烈得多。
当然这不影响利特曼传媒市值跟随大牛市持续上攻,毕竟属于互联网概念股。
“我们得融一笔钱,支持到OpenDiary分拆上市。”
他又和斯隆开小会,斯隆建议:“下半年上市,没问题,然后明年我准备再用和格罗夫出版社合作的网络小说网站CrimeReads分拆上市,大概后年,把现代摄影、立体声评论等小众网站搞起来炒起来,一个个上市,利特曼先生一直建议我这么做,现在想想确实是个好主意。”
“哈哈,你同意利特曼的观点?”
宋亚笑了,斯隆以前一直很烦利特曼追着她唠叨这些。
“我又不是死脑筋,互联网概念上市容易,估值高,钱不赚白不赚。”
斯隆回道:“巴里迪勒掌管IAC公司的那个订票网站去年上市,现在市值都多少了?还有BROADCAST在线体育视频网站,各大巨头竞相追逐。时代华纳、迪士尼等传统传媒公司都知道跟风炒概念,斩获也颇丰……他们行我们也行。”
“你真是我的贤内助哈。”
“注意……”
“我的言辞,OK,没问题。”宋亚抢答。事业、身家蒸蒸日上,他心情很好,第二次工资谈判也顺利拿下,斯隆同意将报酬涨五刀。
“哦,对了,你和艾丽西亚聊得怎么样?”
会议结束,斯隆从包里拿出张五十刀放下,边打理仪态边问。
“唉!”
这事颇有点令人头疼,州长市长开始激斗,州长夫人也逐渐开始帮法律上的丈夫奔走了,这时候他俩的利益是一致的,没州长的权势她要丢掉很多法务生意。
艾丽西亚无非在帮彼得寻求支持,宋亚叹气。
彼得毕竟底蕴远不如小戴利,在芝加哥政坛内部分裂的当口,小戴利明显占据上风,彼得的那位地产商密友科兹科一屁股屎,小戴利抓住他后又引入FBI,直奔逼科兹科反水,整彼得的黑料去。
“我不想站队,也有不站队的资格,艾丽西亚更不敢冒私人关系被曝光的风险,她现在只能打感情牌求我。”宋亚说。
“那么你怎么想?”斯隆问。
“我帮不了什么,就算我愿意公开帮彼得背书,提供更多献金支持又怎么样?现在是小戴利在竞选连任又不是彼得,他的威胁来自科兹科能不能顶住压力,或者在那之前先把小戴利整垮。”
宋亚回答:“我还头疼小戴利的压力呢,他大概四月份就要正式展开连任选战了,已经邀请了我去帮忙站台。”
“小戴利不像彼得攻击性那么强。”斯隆说。
“但这次他好像希望大家都表态……算了不说这个,很烦。”
宋亚帮她把长发从领口里弄出来,“总之我能应付,你专心打理利特曼传媒就成。”
“嗯,那我走了。”
“别,我这还有份计划书。”
利特曼传媒旗下的两家电视台,ACN不用操心,借着莱温斯基案收视和订户数都持续增长,原A+CN,现娱乐综合台ACE一直半死不活的,跟风莫里秀之类的狗血综艺节目都没掀起什么波浪,忽然跌破底线的格调还被之前的中产黑人订户们诟病不已。
“街舞大赛节目?flash mob……这是什么?”斯隆随手翻阅。
“快闪,就是一群舞者在地铁或者公园等公共场所突然集合表演群舞,然后被录下来放到网络或者媒体上播出,我觉得会流行。这可以让人们看到现场民众的真实反应,就像那些街头恶作剧节目。”
这段时间宋亚也在天启影片里寻找新的财富增长点,原舞出我人生续集,这个世界线里还没出现的舞出我人生三里有街头舞者玩快闪的内容,还有主角们参加的街舞大赛,他调查了一圈,没发现有同类活动或者综艺节目,舞蹈比赛有,但专注于街舞的还没。
那就做出来,“正好充实ACE的节目质量,你觉得呢?”
“你是潮流明星,你比我懂这些……”
斯隆回答。
“那就这么决定了?和舞出我人生三电影同步推出,快闪活动可以作为电影宣传手段,玩悬念、噱头、勾起人们的好奇心为电影预热,然后在电影播出时同步推出ACE主办的街舞大赛?电视台也能吸引到眼球赚收视。”
“OK,我让ACE的人筹备?”斯隆也觉得可行,“是和你的A+电影工作室合作对吗?”
“嗯。还有,我觉得A+电影工作室参与进综艺节目制作后,这个名字已经不合时宜了,A+娱乐怎么样?正式一点,就像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娱乐,他们除了拍电影,还拍电视剧、电视电影、综艺,什么都做。”
“那你和叶列莫夫商量咯。”
斯隆越来越不想管利特曼传媒以外的事务,手里这一大摊子已经够累了,她还要参与外交关系协会的事务,在顶级智库刷资历、曝光和人脉。
“嗯。”
“Hey!脏手别乱摸!没呼叫服务时你给我老实点!”
两人正打情骂俏,老板桌上的电话响了。
“什么事海登。”宋亚接听,“是高蒂那边有进展了吗?”
“还没……刚刚传出的消息,西格拉姆环球集团用六亿刀回购了大卫格芬拥有的格芬唱片、MCA唱片等所有股份,好莱坞都在传小布朗夫曼将他扫地出门了!”海登兴奋的报告。
“扫地出门?这笔生意本身有什么问题吗?”宋亚问。
“我们威廉莫里斯计算过,较大卫格芬几年前卖出格芬唱片时的价值算,大卫格芬肯定赚了不少。但传言小布朗夫曼和美林的IPO计划中,西格拉姆环球集团估值是五百亿,按那个估值,大卫格芬的那些股份应该能卖出七点五亿而不是六亿。”海登回答。
“他们梦里值五百亿吧?”
宋亚冷笑,神经病富三代折腾自己赔了数亿,想得美,就这事,一定要把它搅黄了,不报仇不罢休,“别管这个了,你继续催高蒂,我需要他向我证明他自己的能力!”
“是!”
“咦?对了,大卫格芬这段时间在干嘛?去哪了?没声音没图像的……”
宋亚转而想起来这位好莱坞大佬‘朋友’,身为梦工厂三巨头之一,在拯救大兵瑞恩的颁奖季活动里就几乎没见过他人,一月二十五号的金球奖颁奖典礼自己看过转播,斯皮尔伯格和卡森伯格都在,还真没看到大卫格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