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笔趣-1063.豬隊友鑒賞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路德在思考这两人谁是卧龙,谁是凤雏,伽勒尔联盟则又召开了一次高层大会。
说来搞笑,平时高层会议应该是一星期一小会,一个月一大会,没事各自管辖自己的事物的清闲状态。
可路德来到伽勒尔之后,高强度开会的频率堪比福报。
这次会议到席的老贵族们也没有了往日把姿态拿捏得死死的派头,面对其他人的诘问,一个个只能打打圆场。
但是这种圆场明显不被接受,至少看傻眼的洛兹以及在家休假得知情况后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墨檀是不想听这些废话。
不需要洛兹和墨檀说话,伽勒尔高层里的明白人已经拍桌而起,愤怒地攻击着派人发出约战请求的海斯。
“海斯,你到底脑子里装的什么,你约战就约战,写什么檄文,你觉得这很好玩是吗?”
说话的中年人已经气到满脸通红了,洛兹真怕他一口气顺不上来就晕倒在地。
这些沉默的中立高层这么激动,原因只有一个,他们真的没想到有人能这么蠢。
“我这是为了伽勒尔着想,你们看着路德上蹿下跳这么久,但是却拿他没办法,还撤销了对他狙击的指示,任由他发挥。”
“我可不想被别人说伽勒尔联盟无可用之人,被人小看。”
“达莉安和梅耶的资金我来出,和你们无关,就算要追究名义,也追究不到你们身上,你们怕什么?”
海斯很显然还没搞清楚自己捅的篓子在哪,听到海斯这个发言,当即又有几个常年开会保持沉默的人破防了。
“你简直是多此一举!”
“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你的大脑,你居然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海斯接连被围攻,即便是同为老贵族的其他高层也只能打着哈哈,说着和谐,淡定的场面话。
这也让海斯莫名地恼火,一把年纪了,这些天吃过的亏真是平生只少见。
先是自己的钱被路德吞了,场子被路德砸了,货物被封了,买卖毁了,然后是其他当哑巴的高层一个个跳出来指着鼻子骂自己。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線上看-1063.豬隊友展示
海斯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吼道:“檄文有什么不好,从道义上压过路德,让他的声望掉到最低,我们无论是拉拢还是选择进一步打压都有操作余地。”
“你们这群后辈平时不干实事,现在我去干了,一个个指责我,真是不知所谓!”
“我受不了了,以前我以为你们是装蠢,现在看起来,海斯你就是真的蠢!”
“注意你的说话语气!”
“我注意你个头,海斯,我明明白白告诉你好了,你的檄文没让路德出丑,反倒是让伽勒尔联盟成为了那个知名的小丑!”
海斯立刻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敢不敢点开其他地区的新闻热点,看看他们自己的论坛都在说些什么!”
“你的檄文基本就是在自爆!”
“说路德假赛,说他利用规则漏洞成功上分下分,还说他操纵比赛…接着又是什么侵吞黑钱,你是不是脑血栓了!”
“那你告诉我,我让人写的檄文有哪不对,他难道没做过这些事情吗?”
同时又几个人站起来,异口同声回怼道。
“做过,但是之前都没成为爆炸性新闻!”
有人气得看海斯的眼神都变了,充满了鄙夷。
“我们从未给承认过路德打假赛,你直接认定他打,这是嫌节奏不够大,硬是要给我们带一波大的是吗?”
“还有,利用规则漏洞这点,本身就被我们有意用其他新闻平息了,没有闹大,之前更新新算法还获得了一致的好评。”
“现在好了,人人都觉得是路德来了,导致算法产生改变,这两件事直接有了因果关系!”
“最后是侵吞黑钱,你真的觉得伽勒尔锦标赛期间,有大量地下黑产试图染指锦标赛,操控比赛结果是一个非常值得宣扬的事吗?”
“更重要的是,剿灭他们的先锋不是伽勒尔的警察,伽勒尔的训练师,而是路德!”
洛兹心累,真的很心累。
自己忙活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让其他地区从自己背刺神奥的怀疑中走出来,选择暂时观望第一届锦标赛举办成效,决定是否参与其中。
结果眼前这群人倒好,三下两下,直接把自己努力游说的成果破去大半,而且还不自知。
墨檀等后晋高层也心累,他们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
假赛,漏洞百出,疑似被操纵的比赛,地下黑产…
什么容易深度挖掘成黑料,他们就自爆什么。
而且海斯找的人简直是突出一个只看实力,完全忽略人品。
梅耶厉害是厉害,但是当初决赛失利之后全网欢呼的名场面还不足以让海斯和梅耶一家保持距离吗?
哦对,老贵族嘛,讲究身份对等,讲究贵族圈子的互相扶持。
事到如今,即便洛兹想要趁着老贵族们理亏趁机重提拉拢计划,情况也不太允许了。
羞刀难入鞘,更何况现在海斯找人斩出的这一刀完全就看路德那边的反应。
如果路德应下对战,那无论如何,伽勒尔联盟这边都要默默推动事情发展下去,毕竟伽勒尔联盟需要以一个整体对外,内部意见分歧闹个大笑话给其他地区,那才是真的乐大发了。
事情倒还有转圜的余地,毕竟之前据聂梓的描述,她妹妹玛俐挑战路德,被路德干净利落地回拒了,理由是他现在只打正式比赛。
约战到底不计入正式比赛数据,想必路德的回答也是“不”。
会议室大门被线上组的人敲响,当负责线上数据的组长走进来时,洛兹忽然有些不安。
“最新消息,路德在达莉安的帖子下回复…额…”
墨檀是个急脾气,抢着问:“你倒是麻溜地念出来啊!”
不怪线上组的组长忘词,主要是路德的话,他实在觉得有些晦涩难懂。
“路德说,达莉安·凤雏女士,看到你的檄文,我很有感触,非常想在对战舞台上与你谈谈内心所感。”
“约战,我接了,届时我当有一份大礼封上。”
洛兹根本来不及为路德突然转性子接约战而震惊,因为他们的脑子都在处理凤雏这两个字了。
还没搞清凤雏什么意思,路德回复梅耶约战的内容也端了上来。
“梅耶·卧龙先生你好,你在大会上的精彩表现让我深感遇见了知音,我很懂这种被人玩梗的痛苦,你的约战我接了,届时,我们可以在现场上斗梗。”
大脑短暂宕机过后,高层们迷茫地大眼瞪小眼。
“这卧龙凤雏…什么意思啊?”
线上组来传信息之前也查询过,可是也只能通过拆解词句的方式得知一些表层意思,这之后的映射,他们是真的不懂啊。
不过根据之前对路德的调查可知,他经常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还成为了流行语。
比如说…火星。
在神奥那边就是调侃一个人消息接收延迟太高,总是慢人一步。
与之差不多意思的还有一句,致远星战况如何。
至于你去追究火星和致远星到底是个什么星…没人知道。
看现在这个情况,反正卧龙凤雏…不像是个好词,至于是骂人,还是讽刺,又或者有别的深意,真的只有路德知道了。
退无可退,在会议结束离席时,许多高层经过海斯座位旁边都会看他一眼,然后冷哼一声。
傲气的海斯哪受过这种气,差点当场骂出口,幸亏周围的人拦得好,不然又是一场扯皮大战。
直到人走得七七八八,剩下都是海斯相熟的人,他才愤恨地痛骂道:“一群短视轻浮之人,且看梅耶和达莉安成功把路德打败,你们又作何表情!”
老贵族们也纷纷附和,今天的局势让他们嗅到了一丝不安的味道。
联盟内部似乎对于他们有了一些不满。
不是针对个人,而是一整个群体。
任由他们继续质疑自己的权威绝不是好事,自己必须迅速摆平问题,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威信。
路德必须输,达莉安,梅耶都不行,他们就让更强的训练师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全力打败他。
这事,已经关乎自己的地位。
洛兹一直绷着脸,直到坐到自己的车里后,才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意。
虽然今天的事真的让他很恼火,但是他却看到了非常有趣的一幕。
沉默的人终于开始质疑老贵族们的举措了,而且言辞之中俨然有愤恨之意。
洛兹曾经有过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迫于老贵族们在伽勒尔根基深厚,势力错综复杂,故而只能采取徐徐图之的做法。
可是路德来到伽勒尔似乎把一切都加速了,他竟然听到了这群贵族的权威破碎的轻响。
“想要伽勒尔再度焕发生机,不做做改动可不行啊。”
“腐朽的,糜烂的,都应该被扫出去。”
现在的洛兹想要做个清洁工,为伽勒尔好好打扫一次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