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txt-第九百五十七章 是你嗎!閲讀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此时,已过晌午。
偌大的钟氏药业,如同一台有条不紊的机器,运转前行。
只是今天,这台机器稍显迟钝。
许多员工都垂头丧气的坐在工位,原本流畅的工作进程,也已经停滞不前。
“最近到底什么情况啊!”
终于,有位员工一拍桌子,崩溃道,“这半个月以来,钟总给的任务越来越繁重,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极限,她到底想干嘛啊!”
不少人都被这话吓了一跳,纷纷朝这位员工做出嘘声的手势。
唯恐这话会引发什么海啸地震那样。
“你快闭嘴吧,这段时间钟总的状态很差,凭你这番话,足够开除你的了。”
“不仅如此,我们整个团队都要跟着遭殃,敢连累大家,小心我要你好看!”
“各位都给我坚持一下,钟总应该是遇到了一些烦心事,时间会治愈一切,等她恢复正常的时候,我们的钟氏也会重回正轨的!”
告诫声,斥喝声,还有劝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那个抱怨的员工百口难言。
直到一个陌生的身影闯入视线。
所有人都闭紧嘴巴,感激涕零的看向此人。
这人是隔壁城市里极负盛名的按摩师,传说她那一双手,能够让人忘却世间的一切烦恼。
“有救了,咱们终于是有救了。”
不少人都捧着手心说道。
但也有人不看好,叹息着抛出一句:“不要抱太大希望,也不想想,这都第几个按摩师了。”
众人俱都一怔,眼中的希望稍稍黯淡下来。
果然,几分钟后,办公室内就传来了钟意浓的斥喝声。
“谁让你用柑橘精油了,不知道我讨厌这种气味吗!”
“钟总,对,对不起。”
按摩师噤若寒蝉,看都不敢看钟意浓一眼。
来之前,她还是做了不少功课的,听说这位钟总善解人意,对待员工视如己出,可眼前这位……
自己这是走错房间了吗!
“把这些精油拿出去,全部倒掉!”
钟意浓反感的摆摆手,强硬的轰走按摩师以后,便开始用力揉按自己的太阳穴。
最近,头痛的越来越厉害了。
其实她并不讨厌柑橘的气味,只是,她的心情就如同一泓漩涡,完全就不受控制。
任何一件小事,都有可能引爆她的怒气。
“为什么,为什么我父亲会是你的杀父仇人……”
缓缓的,她呢喃出声,问出这个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问题。
半月之前,她知道了更多有关于唐无忌的情报,本想跟随唐锐一起前往棒.子国,却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恰好被父亲撞见,并没有太多顾虑的她,自然说了些许唐无忌的事情。
结果,却牵连出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她的父亲钟正南,曾雇佣黑羽林高手,围剿唐无忌,并且,围剿成功!
这段秘辛,几乎将她击溃。
她想去追问更多细节,却又不敢,只能把自己囚禁在钟氏药业,每天都用繁重的工作来麻醉自己,只是效果不尽人意,除了让她的脾气越来越大,似乎并没有真正消解掉她心中的痛苦。
她靠在椅背之上,用力的闭紧双目,希望自己能沉沉睡去。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心烦意乱。
直到一双手按在她的额头,那轻柔的力度,还有指尖延伸而出的淡淡暖流,无不在平复她现在的情绪。
慢慢的,她竟感到一丝久违的倦意。
双眸沉重的合上,已经失眠了数日的她,终于进入梦境。
“换佛手柑精油吧。”
不知多久,她在朦胧之间听到这样一个声音。
很轻,却很熟悉。
顷刻间,她便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但偌大的办公室中,只有按摩师站在不远,刚刚把几滴佛手柑精油滴入香薰机,对香气进行最后的调试。
她有些恍惚,轻声问道:“刚刚我睡着了么?”
“嗯。”
按摩师仍旧小心翼翼,“您睡的很沉,我不好打扰您。”
她怔了怔,难道那是梦中出现的声音?
不对!
如果是梦,那之前给自己按摩的人是谁,按摩师明明已经被她轰出去了啊!
“刚才……”
她的目光中,逐渐有了些许期待,“是不是有人来过?”
按摩师点点头:“是一位男士,这佛手柑就是他为您挑选……钟总?”
话未说完,就见到钟意浓从座位弹跳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数十个工作人员正竖起耳朵,倾听办公室中发生了什么,发现钟意浓突然现身,全都吓裂肝胆,僵成一具具雕塑。
然而,钟意浓没有像之前那样大发雷霆,甚至都未曾关注他们,便一路跑出了公司。
外面的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节奏快的让人心慌。
钟意浓站在川流中间,像个无助的孩子,丢失了那个她最最重要的人。
“刚才是你吧?”
“可是,你为什么又匆匆离开?”
“你就那么不想见我吗?”
她原地蹲下来,微弱的声音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
突然,她像是察觉到什么,醒神过来。
父亲和唐无忌的那段过往,只有自己和父亲知晓,不与唐锐见面,也是她单方面做出的决定。
按理说,唐锐不该如此冷淡,甚至与她一样选择避而不见,除非……
钟意浓飞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唐锐的号码。
无人接听。
随后,她又给林若雪打了过去。
“意浓,你,你还好吧?”
林若雪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丝谨慎。
钟意浓心情更是一颤:“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嗯。”
林若雪没有否认,“黑羽林手中有一份暗杀名单,上面记录着每一笔交易,以及背后雇主的信息。”
这一刻,钟意浓几乎癫狂了。
她慌忙打断掉唐锐的话:“那唐锐呢,你知道他去做什么了吗!”
“他不在家吗?”
林若雪反问一句,但很快的,语气就凝重起来,“之前他还在的,意浓,你快点联系一下家里,我觉得他……”
啪。
钟意浓猜到同一种可能,来不及多说,便结束与林若雪的对话,打给了她的父亲。
钟正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