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三十八章 迴歸平靜閲讀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主子小心!”
玄乙纵身跃下,以剑挡住来人偷袭。
此人便是那位首领。
“你们果然有问题,给我上。”
见身后传来命令。本欲冲出的护卫连忙回头与江宴玄乙交战,而玄墨也迅速招来暗藏在附近的庆云阁杀手。
一时间杀声四起,自然引起了另一面暗影的注意。
“老大,你听好像是厮杀声音?”
暗影听力敏锐,心知墙体另一面已然出事。
担心是楼主有难,为首之人迅速集结暗影向声音出处赶去。
两方碰面时,气氛属实尴尬。
江宴的面罩已经被扯掉,他的面容暗影自然知道。
为何丞相江宴居然会在此地?与他们交手的衣着手法也是熙光阁的刺客。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三百三十八章 迴歸平靜看書
却不知究竟发生什么。暗影一时楞在原地。
派于此处的并非无能之人,交战几番,江宴需回去接应谢长鱼,只得命玄乙玄墨将这些人务必解决。
转头时便看见了暗影楞在不远处。
“你们主子正在里面遇险,若是不想她有事,就速速将这些人解决前来接应。”
这话是对暗影说的,为首之人思虑片刻,示意暗影冲杀出去。
为曾想突然又冒出来的黑衣杀手,熙光阁守卫连连后退,可玄墨带人已经封住去路。
如今唯有迎战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八章 迴歸平靜讀書
外面嘶吼声震,而江宴也赶了回来。
谢长鱼月央抵在轩辕肃的喉间。
知道大人已然败退,安歌与身前拉住谢长鱼。
“小鱼儿,他做的所有皆是为了我能够活命,我这个身份已经偷生了这么多年,如今我不想再苟活了,饶了王爷吧。”
听闻她唤此人王爷,谢长鱼当是愣住,难不成真是轩辕肃本人?
江宴声音实时而起。
“世人只道乾王谋反被杀,却不想您竟然在此处生活。”
他的声音恭敬谦卑,丝毫没有敌对之意。
谢长鱼一脸探究,他是如何确定此人的。
见来人面罩摘下,露出的脸面未有熟悉之意,心中疑惑他是如何只道自己。
三方对峙,谢长鱼月央收入剑鞘。
“小鱼儿,我让王爷放出你的妹妹,从这里离开吧,就当从来没有来过。”
安歌最先出声,打破方才的宁静。
乾王出声制止。
“若我活着一天,便必不会让你香消玉殒。”
这是他活到现在的执念,安歌必须活着。
谢长鱼有些疑惑,究竟她是什么症状,居然要熙光阁提供药物维持。
“既然他说了你是王爷,我也便相信你的身份。如此说来,她当是当年的乾王妃安歌了?”
自小谢长鱼便喜欢听这些皇家秘史,自己的嬷嬷曾经经历过这件事情,为了哄谢长鱼睡觉,曾悄悄跟她讲过他们的故事。
她转过头看了看安歌的脸,如今她当是四十出头了罢,可面容确如少女一般。
安歌嘴微扬,摸索着走到乾王身边。
“夫君,你我因着这口怨气活了这么久,虽一直未有出去,可现下的朝局已然稳固。我本就是应该掩埋黄土之人,现在的我以药物续命,当真生不如死。”
她现在心上的愧疚之意,早就使她失去生的希望。
轩辕肃拉起安歌的手摩挲着,他已经满手褶皱,可眼前女子还是那般妙龄美丽。
“若不是我,当初你不会引剑自尽,这是我一声之痛。”
若非乾王重情重义,当初那些人也不能寻得可趁之机,将他重伤在此。
谢长鱼终于明白她身上的香气是什么了,引魂香,是一个血色玉佩所制,里面装的是千年难得一遇的锁魂草的草药。
难怪自己闻着熟悉,当初她能够重生,怕也是闻了这个的原因。
自己之事并不是细纠之时,若是因为那个草药,她还真的有办法可以解决,
“我说过你若是同意与我合作,我开除的条件定是那些人的数倍。”
谢长鱼突然再提此事,也是因为药王谷中却又起药,不过已经被月引带走了。
只要找到她,必定能够供给药材的。安歌也不必死去。
江宴知道她的身份,自然明白药王谷的能力,他开口解释。
“她的意思是她那里有熙光阁提供的续命药材。”
听闻此话,本在悲伤中的两人纷纷抬头。夜乾的眼睛闪着光亮。
“本王如何信你?”
他不傻,知道若是想要他上当,编出个理由来也是可以的。
好在雪姬那里还有一小瓶药汁,大约能挺上三月有余,谢长鱼点头说道:“我与你取来,你一试便知。”
却未想小小姑娘有次能力,夜乾自当信她一回。
“好,你将东西送来,我便同意与你合作。”
作为宫殿的主人,这点力度他还是有的,只不过熙光阁知道了免不得对这里发起攻击。
江宴此时开口:“我会派人保护这里的安危,你们放心便好。”
谢长鱼惊讶的回头,他这是在帮助自己吗?为何会主动提出保护这里,若是与他合作,守护此处安危当是她做的事情。
江宴并未看谢长鱼,他还在生气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若不是自己赶来,她恐怕也命丧于此了。
外面的人已经被庆云阁的人和暗影全速解决,暗影与玄乙一同赶来复命。
两人见到同样站在殿内安然无恙的主子,同时跪下回复。
如今谢长鱼也瞒不住暗楼了,可是江宴却只字未问。
他若糊涂,自己便装着糊涂了。
暗影将雪姬的药汁取来,轩辕肃替安歌换上之后果然她的气色精神许多。
站在大殿内,江宴在侧,两人正是达成合作。
不过对于谢长鱼的身份,轩辕肃似乎已经知道一般,看她的脸庞似有深意。
已经知道了还在地下暗房躲藏的叶禾,在轩辕肃的带领下,谢长鱼找到了那处房间。
当看着主人光明正大的从暗门走进的时候,叶禾整个人楞在那里。
“主,主子你怎么这样出来了?”
见他这副模样,谢长鱼还是有些骄傲的,她摆了摆手说道。
“好了,你先去把瑶铃救出,速速送往重虞治疗,其他的日后再与你详说。”
接过命令,叶禾还在吃惊中度过。
看着瑶铃终于被救出,谢长鱼忽然坐起。
雀湖,还未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