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再起 起點-第一千零九十四章塔爾相伴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说白了,对于这些人的处置,就是因为北汉固守太原,又是最后一个割据小国,李嘉也就没有了顾忌,最明显的就是刘继恩仅仅获得一个应州侯的爵位。
关键是,这应州,还在于契丹境内,属于燕云十六州之一。
当然,也可以说是秋后算账。
除了郭无为外,像一直活蹦乱跳的太原尹刘继元,李嘉也看不过去,这小子从明面上看,属于刘家最活跃的一份子,也是威望最大的。
有鉴于此,李嘉直接赐予了一杯毒酒,借口就是其妄图抵抗王师,蛊惑国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一番的查处,果然大有收获。
虽然北汉的国库空虚的一比,耗子都没有几个,但这些文臣们捞钱,确实有本事的。
不一会儿,汇集在李嘉的手中,就有钱两百多万贯,其余的金银珠宝不可计数,土地,家奴,荫户,以及各种地契,数不胜数。
这样计算的话,这场仗也没有白打,成本算是回来了。
不过,如果算上后期的奖赏什么的,根本就回不了本。
除此之外,北汉国的穷,果然不是假的。
户口上,只有六万户百姓,顶多三十万人,但军队,却有近五万,禁军约莫三万,可谓是穷兵黩武了。
这一点百姓,还要养活皇帝,官吏,甚至还要朝贡契丹,其中的压力该有多大,显而易见。
当然,这与北宋,后周时期,不断地入境劫掠百姓,也是有着重大的关系。
偌大的十二州之地,比邻草原,只有区区三十万人,这怎么可能守住,日后用兵北方,也不足以维持后方基地。
光是粮草,就难以为继,怎么可能大老远的从中原运输吧。
所以,在李嘉看来,山西与陕西一样,都是缺人,不足以作为后方,以致于未来的战争成本不断地增加。
当务之急,就是扩大人口,也就是所谓的在籍人口。
于是,他一边释放荫户,家奴,并分其家主之田与他们,然后再为其登级造册。
除此之外,他还派人去各个山区,招抚那些因为暴政而躲避的山民,让人下山。
当然,对于李嘉来说,最要紧的还是加固太原城,稳定汾水。
因为,契丹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他们损失数万骑兵的情况下的。
大同。
不远处的草原,极为辽阔,一眼也望不到边,一座坚城屹立与此,大量的帐篷围绕着城池,成群的战马不断地饮水,吃草。
幽州总管塔尔,终于率领他的五万铁骑,来到了大同。
而同样,作为监军,而逃过一劫的冀王耶律敌烈,也在大同修整。
“耶律沙就是个废物!”塔尔也是个勇武之人,他听到那场半渡而击的战役后,不由得讽刺道:“还是个宰相,凶猛的野狼竟然被一群羊击败,他哪有资格当宰相?”
“若是让南院大王(耶律挞烈)知晓,肯定会骂死他。”
一旁的耶律敌烈颇有些尴尬,作为监军,其实他也有一些责任的,但他还是把锅甩到了死人头上,毕竟死人不会说话:
“耶律沙太过于轻敌,唐人不断地示弱,他竟然以为真,以致于被袭击,须知就算是狼群,在夜间也会格外的警惕。”
“哼!”塔尔皱起眉头,啃食着手中的羊腿,不由得说道:“不过,唐人还是有些许本事,尤其是你说他们固守石岭关,十数日都攻不破,只能被迫回到大同。”
“我只有两万余人,久攻不克后,只能撤回,阴雨连绵,闷热潮湿,将士们腹泻,染病的不在少数。”
耶律敌烈不住地解释自己的困境,然后无奈地说道:“这般只能撤退,不然恐怕连剩余的人都保不住。”
“哼!”塔尔虽然顾忌其监军的身份,但闻言,还是对于其借口不满,直言讽刺道:“这就是你一路北还,连雁门关,都被唐人夺取的借口?”
“契丹勇士,就算拿下了唐人的城池,也不会守!”耶律敌烈闻言,立马就蹦达起来,气愤地说道:
“众所周知,汉人的城池,只有他们能够会,契丹人野战才是最厉害的,困守城池,反而更容易丧命。”
“况且,汉人都是不可信的,他们表面一套,内里一套,我怕如果驻守城池,那些汉人会把我们出卖给唐人。”
塔尔闻言,摇了摇头,终究顾忌到他宗室的身份,不再言语。
而他,即将面对的困境,反而是更大,不仅石岭关,还有雁门关。
他是个传统的契丹人,不习惯与城池,而是住在帐篷里,他走出来,望着远处的草原,以及那成群结队的牛羊。
“漠南的部落,我已经召集了两万人,加上你剩余的兵马,如今,差不多有十万。”
塔尔沉声说道:“既然大汗交与我救汉国的重任,那么,就一定要去。”
说着,他不再理会耶律敌烈的言语,直言道:“明天出发,十万大军,兵临雁门关。”
很快,大军浩浩荡荡,直扑雁门关而去。
不消两日的功夫,大军就兵临城下,而坐镇指挥的,就是郭进。
面对如此大规模的骑兵,即使郭进再怎么自信,也是为之动容,数量到达一定的规模,就足以吓退任何人。
“去太原请求援兵——”郭进无奈地说道,因为他发现,这伙契丹人中,竟然还有不少的汉人,想必是大同的工匠无疑了,他们正在建造攻城器械。
而,附从他们的汉军,就是攻城的主力。
以汉制汉,这一招太狠了。
无可奈何,他这点兵力,还真是不够耗费的,而且,光有人也无用,器械什么也足,只能被动挨打。
很快,李嘉就获知了雁门关的情况,对于郭进所面临的处境,也感到担忧。
契丹人不可怕,汉人才是最可怕的。
而且,他还发现,北汉人,已经天然的产生了契丹恐惧症,光是听到名字,就不战而怯。
雁门关可有不少的北汉兵马,容易拖后腿啊!
事关如此,雁门关乃是北面门户,不得不守,李嘉直接进行点将:
“杨业,朕能相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