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obn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九章 這名字一聽就是個跑龍套的閲讀-kks9d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长刀出鞘,刀锋反射月光,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冷冽银芒。
廖文杰清楚感觉到,在拔出长刀的瞬间,体内念力不断涌入其中,而消耗去向,则是封印在长刀之中的魔物。
“持刀者以念力作为供养,或者说祭品,换来一份临时雇佣合同,从而驱使刀中的魔物……”
廖文杰自言自语分析起来,联系霍氏中心那晚的情况,似乎阴阳师和式神之间的关系亦是如此。
简单分析完毕,廖文杰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这柄妖刀是神社供奉的宝物,或许是现代先辈的遗产,或许是从路边捡来的,因为没能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便一直供起来吃灰。
飞鹰Jackie在温泉乡采风,听说附近神社有一件宝物,偷偷溜上了山。
考虑到贼不走空,有八成的可能,Jackie在温泉乡的时候已经偷过了一些东西。
妖刀内的魔物被神社供奉,每日享用巫女和神官提供的念力,日子过得潇洒无比,除了不能动,其他一切都好。
被Jackie盗走之后,魔物断了每日口粮,存心报复,欲要置Jackie于死地。
分析到这,廖文杰可以确认两点。
第一,这把刀的确很锋利,但对魔物的封印并不彻底,导致其可以自由散发力量,从而影响到外界,甚至是持刀人的身体和意志,说它是妖刀没毛病。
第二,以他廖某人的念力,不敢说称霸港岛稳居第一,毕竟隔壁办公室就住着一个里昂,确实比不过。
但比起神社里的巫女,他还是很有自信的,不管来多少,他都能吊起来打。
那么问题就来了,刀里的魔物宁可挨饿,也不肯让他把刀拔出来……
几个意思,委屈你了?
億萬BOSS:甜妻來求愛
对于这种给脸不要脸的妖魔鬼怪,廖文杰从不姑息,念力灌入刀锋,召唤其现出原形。
“嘶嘶嘶————”
空地上,一团盘踞的黑影由虚到实显化,如同一块冰雕,自带空调特效,让周边的温度骤然降了下去。
是条黑色巨蟒,目测体长超过十米,一枚枚坚硬鳞片反射月光,散发出厚重的金属光泽。
此刻,巨蟒全身盘起,头颅居高临下俯视廖文杰,一双腥黄蛇瞳冷漠无情,半米长的火红信子吞吐,好似一团艳红火焰,发出嘶嘶的金属破空声。
不远处,龙九捂着嘴小声惊呼。
巨蟒没有反应,似乎眼前的廖文杰就是整个世界,其余全然不管。
廖文杰饶有兴趣抬头,视线来回扫过巨蟒蛇躯,最后停留在其额头位置,两只蛇瞳正中央,还有一只竖瞳。
“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廖文杰出声问道,看巨蟒的模样就知道,这种生物或许存在于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眼下肯定是绝种了,表明它被封印的时间不会短。
“嘶嘶嘶————”
巨蟒毫无反应,只顾吐着信子,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也不排除它不会说人话。
“懂了,外来物种听不懂中文。”
廖文杰握拳轻咳一声,换上霓虹语:“莫西莫西?”
“……”x2
“夜露死苦?”
“……”x3
離別成殤 寧慧倩
还是和之前一样,巨蟒不给任何回应,眼眸冷漠,冰块一样不带丝毫感情。
廖文杰暗暗点头,不错,高冷类他,是个合格的三黑继承人。
“好吧,不管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有些事情都不是你可以凭借意志改变的。”
廖文杰亮了亮手里的长刀,全程霓虹语,勾勾手道:“我知道你很不爽,因为你这幅模样,我现在也很不爽。给你一个机会,攻过来,以后是吃翔还是吃屁,就看你今晚的表现了。”
“嘶嘶嘶————”
巨蟒吞吐信子的速度突然加快,蛇躯不安分扭动,似是有些异动,但因为封印的缘故,没法直接反噬持刀者。
“快点,我同意让你攻击。”
廖文杰双目微眯,内丹功+九字真言四纵五横法叠加运转,疯狂向长刀中灌入大量念力,同时说道:“如果你毫无表现,我只能把你的房子扔进火炉重炼,到时你也会跟着变成烤肉……你也不想的,对吧?”
巨蟒什么想法先不谈,廖文杰是不想的,好不容易来一个‘三黑’名号的继承者,烤了未免太馋人……
呸,太残忍了!
“嘶嘶嘶!!”
巨蟒眼眸变换,冷漠无情之中掺杂着杀意,血盆大口缓缓张开,亮出一片冷气森森的獠牙。
嗖!
蓝光骤然划过,在巨蟒欲要扑下的瞬间,重重轰击在其七寸位置。
在巨力轰击之下,巨蟒身躯弯折,倒飞着腾空而起,摔向远处的灌木丛。
误惹两个校草哥哥
廖文杰收回右脚,俯身朝其冲去,之前就知道二五仔没安好心,一试之下果然如此。好在问题不大,在养不熟的白眼狼二黑身上总结了不少经验,对付二五仔颇有心德。
揍就完事了!
獄鎖狂龍4之飛龍在天 忘塵
今晚不把这条水蛇打出屎,算它拉得干净。
“嘶嘶嘶!!”
啥情况都不知道,便迎面挨了一脚,不仅七寸位置血肉模糊,还摔了个七荤八素,巨蟒心头杀念更甚,昂首朝廖文杰张开满嘴獠牙。
视线中,廖文杰一跃而起,身躯腾在半空。
巨蟒见状大喜,蛇吻张至最大,坐等食物主动送进嘴里。
下一秒,瞄见廖文杰扣上一张面具,然后遥遥对着它拍下一掌。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巴掌越变越大,直至占据整个世界,再然后……
它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轰!!!
地面轰隆震颤,灌木树丛坍塌,凹陷出一个巴掌印,巨蟒的身躯亦嵌入其中。廖文杰落地踩在蛇头上,抬脚踢了踢,后者全无反应,已然被拍昏了过去。
“不过如此,能为我所用,是你十世修来的福气,以后不想吃苦头,就给我机灵点……”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三黑!”
切断念力输送,巨蟒身躯淡化虚无,廖文杰收刀入鞘,连续几掌挥下,将周边地皮整平。
收拾完三黑,他悟了。
妖刀拼命反抗,死活不愿出鞘,不是因为怕受了委屈,而是身为妖魔很有逼数,唯恐被他这个正义之士降服了。
没错,这样一来就解释通了。
……
“阿杰,你……”
红翼振翅,龙九望着脚下飞快移动的茂密山林,到现在还有些不可置信。从廖文杰拔刀,巨蟒出现之后,她就一度在风中凌乱,感觉自己在做梦,只是梦境太过真实,才分不清真假。
“阿九,知道你接受不了,我才一直没告诉你。”
廖文杰搂紧怀中的龙九,降落在别墅阳台,在其额头轻轻吻下:“今晚互诉衷肠,继续隐瞒和骗你有什么两样,所以我才……”
“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龙九点点头,脸上挤出一份牵强笑意。
廖文杰能做到的,她办不到,她能办到的,廖文杰全都可以,甚至能做到更好。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全方位遭遇碾压,自信心严重受挫。
没啥好安慰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廖文杰微眯双目,怀中取下护身符,戴在龙九身上,暖言道:“我贴身携带的护身符,虽不是什么厉害的宝物,但对付鬼怪完全没问题,你戴好,别弄丢了。”
这道护身符是张丽华给的,质量远在廖文杰画得护身符之上,今时不同往日,原本还行的东西,比如张丽华的护身符,比如静圆的佛珠手串,现在都变成了鸡肋。
不,连鸡肋都不如。
毕竟聊个天的功夫,鬼就烟消云散了,靠近他都不可能,更别提触发护身符。
送出这道护身符,廖文杰想了想,对女朋友们应该一碗水端平,没理由龙九有护身符,其他人没有,这不是他办事的风格。
公平公正,雨露均沾才是王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再者,万一哪天脚踏一二三四五六七……艘船的事情拆穿,也好来一句大家都是翅膀的辩解。
廖文杰决定改天去张丽华的公司逛逛,三杰灵异咨询公司开业,这个姐姐居然没上门祝贺,太不够意思了。
虽说同行是冤家,虽说公司里有里昂,但这都不是张丽华假装不知道的借口,他一口一个‘丽华姐’可不是白叫的……
再给几张差不多的护身符,这事就不计较了。
“阿九,我是个道士的事情,你别往外传,低调惯了,不想引人注意。”
“我明白。”
龙九点点头,人怕出名猪怕壮,名声在外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戴着护身符,只觉浓浓爱意包裹全身,甜甜一笑,些许失落转瞬便抛之脑后。
“别冷着脸,你这么好看,就应该多笑笑才对。”
廖文杰低头在龙九唇上一吻,眉头一挑:“有了,我知道怎么哄你开心了。”
“没有,我现在很……”
龙九正说着,突然被拦腰抱起,意识到廖文杰哄她开心的办法,收声不再说话。
确实,她挺不开心的,不好好哄会一直不开心。
……
天才萌宝:报告爹地,妈咪要逃! 长安..
东京。
廖文杰走出机场,一脸茫然望着来去匆匆的人群。
并非不知道下一站去哪,来之前他都计划好了,茫然是因为这七天小日子太浪,感觉身体被掏空,以至于眼神都有些散光。
问题不大,燕赤霞曾说过,他阳气雄浑,底子无比扎实,降服女鬼都轻而易举,更别说梦萝那几个小妖精了。
“三十天时间,按计划行事,至少有二十五天的长假,只需我小小休养一下,便能重整旗鼓杀回港岛。”
想到这,廖文杰摸出口袋里的名片,四下看了看,找到一处公共电话亭。打算先给自己的富二代同学报个平安,顺便见个面巩固一下友谊,若是对方主动带他领略一下民风民俗,那最好不过了。
“富泽雄三,这名字,一听就是个跑龙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