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1gt精华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248 關於成長相伴-g1g9n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后方的战场上,打斗声渐渐消失,寅虎也是迅速赶来。
在之前高凌薇的帮助下,众人抢了先手,一次偷袭,几乎算是废了偷猎者小队半支队伍,此时,牛头马面正在清理战场,拘押未死的罪犯。
寅虎看到这样的一幕,明显愣了一下,他看着荣陶陶与高凌薇脚边的血红色雪地,不由得询问道:“寒花?”
一本书读懂德国史
荣陶陶轻轻点头,一手还在轻轻的柔顺着高凌薇的后脑。
黑暗圣裁
冷面總裁只歡不愛
“好小子。”寅虎下意识的开口,却是看到了荣陶陶那明显的安抚动作,寅虎口中的夸赞也硬生生咽了下去,眉头微皱,道:“没事吧?受到了精神攻击?”
“我没事。”高凌薇后退两步,深深的吸了口气,道,“钱组织还有其他队伍,我可以继续当探子,任务还没有结束。”
“嗯。”寅虎随口应和着,走到那被鲜血染透的凌乱雪堆里,随手扒了扒,却是忍不住咧了咧嘴。
黑色豪門宴
这寒花…别说性命了,甚至连尸骨都碎烂不堪,画面极为凄惨,但凡换成个新兵蛋子,看到这一幕,恐怕是要晚上做噩梦!
高凌薇看向了荣陶陶,轻声道:“我想,我可以把我的父母接到雪境大地,接回松柏镇,或者松江魂城。”
“当然。”荣陶陶点头道,“我去找梅校长帮忙,如果叔叔阿姨愿意的话,可以住进松江魂武大学里面来。”
亡羊补牢,希望不晚。
当然,也不能说是亡羊补牢,毕竟截至目前,高凌薇的父母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抱怨是毫无意义的。
曾经的高凌薇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她必然会尽最大努力,让父母平安生活。
关于父亲,高凌薇不觉得他会有什么不适,毕竟父亲当了一辈子的兵,而且还是雪燃军士兵,早已习惯了这北方的风雪,甚至当初离开松柏镇的时候,父亲心中不是很情愿。
但是母亲……
她只是个普通人,虽然北方雪境也有人烟,松柏镇也是颇为热闹,但是与寻常社会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
但毫无疑问的是,无论是松柏镇还是松江魂城,都是北方的重镇,防守极为严密。
退一万步来讲,重镇之中出兵、出警的速度都比其他地方快很多,再配合上有专人贴身守护的话,那就是双重保险了。
去年松柏镇遇袭,毕竟只是个例,而且高凌薇相信,经历过那一次除夕夜的事故之后,松柏镇的守卫必然会更加严密,出入审查会更加严格。
“松柏镇,起码那里更热闹,更接近寻常社会,而且我的家人熟悉那里。”高凌薇开口说着,心中已然有了结论。
高凌薇的整个高中时期,父母都是陪读状态的,对松柏镇实在是太熟悉了。
她只是感到难过,母亲在松柏镇足足陪伴了她三年,终于,她考上了梦想的院校,母亲可以回老家享清福了,但却又被她牵连……
“好的,等任务过后,回去问问家人。”荣陶陶轻声说着,目光却是瞟向了一旁。
由于寅虎带着面具,荣陶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动作来看,此时寅虎内心的活动应该比较丰富。
那寒花…如果不是有高荣二人确认、有李夏二位教师见证,谁都不敢把这具残破尸骨当成寒花……
寅虎捡了又捡,最后索性扔掉了手中的残肢,起身看向了二人,道:“听到你们在说父母,发生了什么?”
寅虎甩了甩手上的血迹,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结论,两人的对话,再加上寒花此时的惨状,已经表明了很多东西了。
高凌薇默不作声,荣陶陶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偷猎者一直想要对高凌薇下手,但是松江魂武一直守护我们,他们找不到机会,主意就打到了她的家人身上。”
“嗯,放心,雪燃军知道你的魂宠意义重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寅虎开口说着,也发现了高凌薇那低落的模样,他想了又想,继续安慰道,“其实雪绒猫的出现,还引发了一次事故。”
荣陶陶:“嗯?”
寅虎:“八大钱之一,九方,听说过么?”
荣陶陶摇了摇头。
寅虎迟疑片刻,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是他实在是太欣赏这俩孩子了,看着高凌薇的状态,还是说道:“九方曾经出现在奉天·辽连城,也与守护你父母的战士交过手,那也是钱组织最后一次出手。”
荣陶陶:“什么意思?”
寅虎道:“那次任务失败之后,九方逃离了奉天,返回了雪境·梅花镇。
一天早上,人们在镇中央的步行街头,看到了九方被一杆方天画戟贯穿了心脏,钉在了步行街头的电线杆上。”
我不是壹個好的人 落夜天明
荣陶陶:!!!
寅虎看向了高凌薇,道:“那电线杆上还留下了一个‘雪’字,而且跟随九方出任务的钱组织成员,也被发现死在了镇中各处。
有些人甚至一直是以平民姿态生活在镇上的,直至被用相同的手法钉死,魂警彻查之后,才发现是隐藏身份的钱组织成员。”
高凌薇的呼吸微微一滞,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寅虎道:“那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钱组织再没有打扰过你的家人。所以,无论刚才寒花和你们说了什么,对你们的家人如何威胁,统统不要相信,她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荣陶陶心中一动:“雪?方天画戟?”
寅虎点了点头:“北方雪境,谁用这样的代号?”
暖婚襲愛:腹黑總裁妳別裝
荣陶陶:“雪燃军?”
寅虎:“雪燃军是守护秩序的人,怎么可能行违法乱纪之事?”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卧雪眠?”
凰弒天下 離墨塵
这一次,寅虎没再出声。
高凌薇:“高凌式!”
寅虎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就是因为这事儿其实不怎么露脸,说出去也让人笑话,雪燃军竟然没有一个犯罪组织的威慑力强……
其实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正因为雪燃军守法遵章,所以才没有卧雪眠那么可怕。
你要是碰到雪燃军,乖乖趴在地上不反抗的话,除了押你,谁会下黑手?最后审判罪犯的一定是法律,而不是私刑。
武力升级原则,无论对雪燃军还是对魂警都是适用的,只有当你下杀手,雪燃军才会被动升级武力,以同等规格对待罪犯。
还珠后续
但是卧雪眠管你那个?
同样是无法无天的犯罪团伙,而且还是最顶级的那种,一旦打击报复起来,什么事儿干不出来?逼急了都敢灭你九族……
本质上,卧雪眠也是罪犯,甚至是重犯中的重犯!比钱组织都要罪孽深重!
合法潛規則 風婆婆
高凌薇的这一只雪绒猫,让两个原本不相往来的偷猎者组织,直接真刀真枪的怼上了!
“自己心里清楚就行,这些话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寅虎迈步走来,宽厚的大手拍了拍高凌薇的肩膀,道,“想要内心安稳,你可以把父母接来,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一切我帮你解决。”
“谢谢,嗯…谢谢寅虎队长。”高凌薇轻声说道。
“调整好心态,你还有漫长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寅虎声音严肃,一字一句的开口道,“记住,你会成为一名魂将。”
高凌薇愣了一下,抬起头,透过那虎首的眼洞,看到了寅虎那坚定的眼神。
寅虎沉声道:“你有潜力、有天赋、有足够的刻苦,也展现出了足够的意志品质,更有足够的幸运。
和荣陶陶一样,你具备了成为魂将的一切素养。
一代又一代的雪境魂武者,总有人威震一方土地,扛起雪境的大旗。
在我们这一代,那个人的名字叫徐风华。
而你们这一代……”
说着,寅虎重重握了握高凌薇的肩膀,便迈步离去。
高凌薇抿了抿嘴,一时间,心中的情绪极为复杂。
荣陶陶默然不语,又一次,听到了她的姓名,却是不想,竟然是在这样的任务过程中。
听着那远远传来的收队声音,高凌薇突然道:“他不该知道这么多的。”
荣陶陶疑惑道:“什么?”
高凌薇轻声道:“寅虎队长,不该知道这么多的,他常年在三墙作业,几乎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对外界的消息本应该知之甚少。”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所以…他是有意关注你。”
“不,应该是有意关注我们俩。”高凌薇纠正了荣陶陶的话语。
嗯……
这种被关注的感觉,很奇妙。
就像今天,寒花如果不开口威胁的话,高凌薇对父母所经历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而如果没有这个特殊的时刻,寅虎可能依旧不会显露出这样的一面。
突然间,发现有一个人在默默的关心着你,这滋味……
继续这样下去,十二小队,真的会成为荣陶陶的跳板么?
要知道,战友的情谊,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几天,便会结交下来。
付天策队长所谓的顺手人情、顺水推舟,真的是这样吗?
在成为十二预备役的时间段中,高荣二人与十二小队产生羁绊,这是必然的产物。
荣陶陶甚至初遇寅虎和午马,高荣二人是第一次与寅虎小组执行任务,情况就已经发展成这样了……
事实上…在荣陶陶的内心中,一直不相信十二小队找不到合适的人,找不到去继承狗头和猪首的战士。
雪燃军能人辈出、高手如云,找不到两个替代者?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开什么玩笑?
嫡妃難為 閑閑的秋千
而且十二小队作为顶级的特殊团队,但凡去哪个队伍里调配士兵,那都是无上的荣光,有大把大把的人愿意加入进来!
那辰龙·付天策,嘴上说着一套,心里恐怕还有另一套!
阴谋也好阳谋也罢,无论如何,荣陶陶竟然发现,自己的内心中…似乎并不抵触。
虽然身处这苦寒之地,但荣陶陶与高凌薇,却是得到了足够温暖的照顾与关爱。
松江魂武的校长与一种教师、雪燃军十二小队的成员,也许…寅虎并不是个例,在荣陶陶不知道的地方,还有更多的人,在默默的关心着两人,默默的守护着他们吧。
对于成长,荣陶陶的动力,好像更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