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2j7超棒的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三十四章 三分之一的結局展示-em526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因为噩梦被净化,导致窥视噩梦的仪式也随之终止。
在三位玩家醒来的同时,玛利亚也从仪式中被踢了出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
为什么阿电那边还没有任何行动,噩梦就突然结束了?
玛利亚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噩梦。
傾城狂妃:廢材三小姐 葉精靈兒
地下謎團之驚天探秘
而且……
似乎贝拉与德米特里的关系,与她一开始所知的不太一样。
她的表情有些复杂。
根据玛利亚之前对贝拉的认知,她应该是那种感情骗子的类型。以德米特里那坚强而沉稳的性格,都明确说“再也不想见到她”,而且从那之后、原本对狼人算是最友好的他,也充满了对狼人这个种族的偏见。
因为这段感情的前半部分,玛利亚是一无所知。
在她知晓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反目成仇。
玛利亚就下意识的认为……贝拉应该从最开始就在欺骗德米特里。是个彻头彻底的坏女人。
所以德米特里才会如此愤怒。
也正因为对亲人的这份感情的共鸣……玛利亚才会对贝拉充满了敌意,毫不犹豫便将其杀死、甚至使其粉身碎骨。
但从后半段噩梦中的情景来看。
贝拉对德米特里的感情……似乎的确是真实的。
同为女性,玛利亚能清晰的感受到贝拉心中浓烈的爱。
那绝非是虚假之物,除非她甚至能够欺骗自己的心。
绝地苍狼 玉柒
……现在想来也对。
德米特里虽然才能比不上他的弟弟妹妹,但他也绝非是愚笨之人。能够从二十几岁开始,就辅佐父亲处理国事、并且每件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德米特里绝对不欠缺看人的智慧。
如果贝拉从最开始就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坏女人,她绝对无法攻略德米特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唯有以爱才能换取爱。
至少在那个时候,德米特里与贝拉的确是相爱的。
可后来……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呢?
仙王之王
玛利亚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我想,应该是因为十三香那边没能进入第三局,所以阿电那边就没有后续内容了。”
与玛利亚不同。
安南并没有思考德米特里与贝拉的感情问题,而是第一时间向着坐在床上,查看通关奖励的十三香低声询问道:“你们结束噩梦之后,在虚空中待了多久?”
“……什么?”
十三香却很茫然:“什么虚空?结算阶段吗?那好像是没多久。”
安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而向懵懵的揉着眼睛、缓缓起身的女孩询问道:“那么阿电——就你那边的时间认知来说,你在进入噩梦之前等了多久?”
“……等待?”
阿电也是一脸茫然:“好像没有吧……我印象中,似乎是躺下之后就直接开始了。”
“那么,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安南点评道:“虽然这个噩梦客观来说,是有先后顺序的,但在他们那边看来其实是同步的。
“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十三香与哈士奇进入噩梦的时间也不是完全同步的。哈士奇比十三香要更早一段时间,不过这也算是合理的误差……因为的确哈士奇出场比十三香更早一些。他们是在同一个场景、同一条时间线上的。”
就像是之前安南参与的那个伟大猎杀的噩梦一样。
卡芙妮进入那个噩梦的时间点,就比安南要更早一些。但他们的确还是在同一条时间线上……在卡芙妮进入噩梦一段时间后,安南就在花园中见到了她。
灵异夜馆 征文作者
可阿电那边却不一样。
穿越之公主心计
她那边的时间线,显然与“正剧”完全不同。要早上很多很多……甚至与这个噩梦的另一个主角“腐夫”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安南意识到进入了噩梦的玩家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们各自都只看到了噩梦的一半。
名門第壹閨秀 麋鹿不迷路
于是安南便贴心的对他们解释道:“在十三香与哈士奇进入了这个噩梦后,阿电却还没有进入噩梦。她就像是陷入了真正的睡眠一样。
“而在你们扮演者我与德米特里,结束了与腐夫对赌的噩梦后,你们两个就也陷入了那种状态,阿电却清醒了过来。她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始进入噩梦。”
“……并且我这边过了一个超长的开场CG就结束了。而且还是全息的。”
tfboys之欣雨戀 鳳濁雅月
阿电说到这里,脸有些微红、轻咳一声打断了这个话题。
她不满的说道:“仿佛在玩量子破碎一样。量子破碎我起码还能动一下呢,这如果是个galgame的话,就是按住ctrl就可以直接看职员表的那种类型……”
“第一个进入的扮演安南、第二个进入的扮演德米特里,第三个就是狼人吗……”
玛利亚低声总结道。
安南点了点头:“至于第三个人那边的剧情,应该与前两个人这边的结果有关。如果前面无法进入到第三局,那么狼人的扮演者就无法行动。
“那么这个噩梦,就至少会存在两个结局。‘两连胜’与‘两连败’是否会通往同一个结局,目前尚且不知。甚至同样都获得两连胜的话,第三个人那边是否会看到同一幕场景、都通往那个‘糖与酒’的结局,也还不能确定……”
“但这些都是可以重复测试的。”
玛利亚补充道:“假如不能直接战胜腐夫的话,至少可以测试一下如果两局全输的话会怎么样。”
她的言下之意,便是完全不指望哈士奇能够打赢腐夫。
“的确可以。”
安南点了点头:“那么在前往诺亚之前,我会分神关注一下他们的净化进度。尤其会关注一下后半段的噩梦。”
他看向十三香他们,认真的说道:“那么这段时间就先辛苦你们了……目标稍微更换一下。除了进入第三局之外,尽量还要打出不同的‘关于贝拉的回忆’。”
说罢,他便直接给三人各自发了一百五的好感度。
这大概是可以从安南这里兑换三次死亡豁免权的程度。
“不辛苦,不辛苦。”
十三香顿时喜不自胜。
同时安南又轻声开口,笑眯眯的说道:“另外,我最近打算扩展冬之手的队伍。第一批除了失能学派之外,也准备接纳其他学派的巫师……大概从诺亚回来之后,我就会立刻着手处理这个问题。”
“明白。”
十三香严肃的点了点头。
哈士奇眨了眨眼,看了看安南、看了看十三香,什么都没有说。
清朝末年的运动和战争 蒙光虹
而在安南与玛利亚离开了他们的房间后。
玛利亚低声对安南询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你指的是什么?”
壹生獨愛:盛寵天價妻
“噩梦刚结束的时候,我看到你皱了一下眉头。”
玛利亚认真的询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不然的话,就只有刚才的部分,应该不会让你露出那种表情。”
“我的确是想到了什么……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所以姑且先不提。”
安南轻声说道。
在他听到贝拉说“这个糖很甜的”时候。
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逻辑性的。
——安南的【直觉】,让他突然联想到了远在诺亚的腓力王子。
希望是错觉吧。不如说……最好是错觉。
安南想着,微微眯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