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u1t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873章 露水夫妻分享-j9h8g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清晨。
天还未全亮,秦琅已经醒来,睁开眼,却一眼看到林邑公主范琳早已醒来,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我睡觉打呼噜,还是流口水?”
“你睡的很安稳很香甜,如同婴儿一般甜睡,你年纪轻轻却身居高位,如今更是统领着千军万马,居于这蛮荒之地,你是怎么睡的着的?”公主好奇的问。
另种方式的爱 小三安
晨曦透过窗户把屋中照的蒙蒙亮,秦琅转个身把枕头抬高靠在床头,扭头望向公主,她还未梳妆,一头长发披散,脸上不着半点铅华,素净,却又带着几丝刚睡醒的慵懒。
罗衫半开,欲隐欲现。
年轻的身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秦琅呵呵一笑,伸手将美人揽入怀中,手抚上蛮腰。
通往死亡的上帝 嗜血莲
两人朝夕相处许久后,一开始倒是一直保持着礼貌,但接触的久了,两人也就越走越近,从经常骑马打猎,河边散步,再到经常一起用餐,甚至是野餐,一个是流亡在外的林邑公主,一个是统兵征战在外的大唐宰相,在这片蛮荒之地,在军务之余,两人倒是越发的有了好感。
秦琅是那种喜欢欣赏美好事物的人,尤其是美人,燕瘦环肥,各有千秋,御姐萝莉,尽皆诱人。不过他毕竟是来自后世的人,虽如今身居高位,却也没有说看上什么就一定要抢夺占有,他更喜欢有些情调点。
就算喜欢一件事务,也想水道渠成一些。
至聖紅雲I
总的来说,秦琅是那种面对美人们,会流露喜欢,愿意欣赏,也愿意主动去了解追求,但不会强迫,可也不会拒绝美人送怀。
能主动,也不拒绝主动,事后也愿意负责的人。
对范琳公主秦琅展现出了中原上国年轻贵族温文尔雅的一面,风度翩翩,这让在异国逃亡,心灵孤独的公主感觉到温暖,她尤其是喜欢他那永远有礼貌的优点,从不会强人所难,不会轻易的过界。
在这样年轻的上位者中,这样的人很少了。
一切就是这么水到渠成,虽然程处默等有时会笑话秦琅居然跟个流亡的南蛮公主谈情说爱,还总说直接扛进房间吹灯就行了,哪来的这么扭扭捏捏。
可秦琅其实挺享受这个过程的,虽然他也知道这不可能就是什么爱情,毕竟成年人嘛,谁没张面具呢,那热情背后,多少总会有些虚伪的,男女之间真正不掩饰的,也许只有那已经在婚姻生活里被柴盐酱醋被孩子等煎熬的没有了半点耐心的夫妻了吧。
没有正式进入婚姻之前,甚至还没有孩子,没有复杂的家庭关系,琐碎的家庭生活,甚至是各种沉重的生活负担压力时,一对男女的相处,是人生最让人沉醉的时光了。
没有负担,还充满着新鲜感,互相吸引着,双方都只被对方的优点吸引,也只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在一起只有风花雪月,只有花前月下,永远只有优雅和美丽,激情满满。
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啊。
等真正感情稳定,双方迈进一步,踏入婚姻生活,扑面而来的就会是一个全新的家庭,还有双倍了的复杂家庭关系,更不用说,婚礼、房子车子,然后又是孩子,甚至养老等等,那个时候才会发现,快乐没有了。
只有一座座无形的大山,一条条紧勒的绳索,让人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也无法摆脱束缚,会越来越不开心,压力越来越大。
很难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很难再有一顿浪费的晚餐,或者是周末温馨的电影享受等。
秦琅和范琳说不上谁主动,谁不主动,两个人互相吸引着对方,然后一点点的靠近着,心照不宣。
直到有一天,两人又一次晚餐时,她带来了一瓶酒,而秦琅看着她清心打扮过的样子,也在半醉时拉着她的手拥她跳起了舞,再然后,便就滚到一起了。
狐魅天下·第二部·神武衣冠
在第二天的早上,醒来的两人,多少还有些尴尬。
但很快,激情重燃,奔腾的热情又释放过一遍后,这点尴尬便再也没有了,从这天起,这位公主便开始了与卫国公同居的生活,两人公然的出双入对,也不再有半点摭掩,而其它人,对于这对狗男女最终还是滚到一起的事情,并没有半点意外。
反倒如程处默他们觉得,两人也太矫情了些,本来早就应当省略那中间的二三四五六步骤,直接就跳到后面的。
秦琅暂留通海坐镇,范琳便也在通海陪着秦琅,两人倒俨然是一对新婚夫妻一般,虽说通海是一座新建中的城池,一切都还很简陋,可两人倒也相处的很愉快。
多数时候,秦琅醒来时,她都会为秦琅准备好早餐,虽然她的厨艺真的很一般,但在秦琅的指导下倒也突飞猛进的提升着,而秦琅有时也会早起为睡过头的她也做一顿早餐,不论是煎几个鸡蛋,还是煮个海鲜粥什么的,这份温柔都能让公主芳心大动,满面桃花。
蛮荒很偏僻,生活却并不无聊。
程处默等将领们每天忙的脚不着地,不是忙着带兵征剿不肯归附的蛮子,就是要训练新征集来的通海军和土团,还得不断巡视几条交通线的道路桥梁修建进度,查看沿途驿站、烽墩、兵堡的工程。
甚至还得经常化身为主持正义的大青天,要为蛮子们调解纠纷,甚至是审案查案,不时还要带着米油肉蔬等去蛮寨转一转送温暖。
反倒是秦琅这个主官,却基本上呆在通海城没怎么挪窝,杞麓湖畔喂喂红嘴鸥,黑虎山上带公主打打猎,偶尔新城工地上指导下工程,有时接待下蛮部首领什么的,轻松的很。
生活的节奏慢下来,这里也没有什么夜生活可言,不像长安是个不夜城,这里到了天黑,真的就没什么娱乐活动了。
新年过后,秦琅倒也不急着返回了。
部份征讨的军队已经开始调换回防,从东面源源不断的有兵马移民等开过来,然后一支支各地征讨的兵马又交防返回。
有秦琅坐镇通海,不论是滇池的爨弘达,还是在南宁城(曲靖)的爨乾福,东西二爨的当家人,都没有人敢对眼皮子底下的唐军说半个不字。
爨弘达虽然几召不至,却也还是派出了自己的长子爨归王前来,一开始秦琅不许爨归王他老婆带乌蒙部的一千山地骑兵入通海府境内。
黑道极品少年 凡什么
这事还让昆州的爨弘达病情加重了几分,他不得不派人加急跑了趟通海,最后硬是说把这一千乌蒙山地骑兵跟儿子,都一起划到秦琅麾下,为秦琅效力。
最后秦琅勉强同意,把爨归王任命为通海军衙内指挥使,让他带着他妻子的那一千乌蒙骑驻于通海城外札麓湖畔,成了通海军的城傍蛮军。
然后程处默转头就过来把这一千人借走了,把他们拆散安排到各地去帮忙筑城修堡,偶尔也调他们去征剿那些不听话的蛮寨。
宠妻入骨:总裁老公是只狼
不灭仙尊
三十六岁的爨归王对此毫无怨言,手下的兵全撒出去,自己夫妻俩天天跟在秦琅身边,他做为秦琅的卫队长,而他妻子阿姹则专门负责保卫后宅的林邑公主。
那位阿姹秦琅见过,确实让人印象深刻,这位乌蛮女将,骑射本事了得,更惊人的是她主武器虽是白蜡杆大枪,可配的钝器副兵,却是一把大斧,那斧子的重量,估计一般的将军都用不太顺手,可在她手里,舞起来就好像拎了把菜刀一样轻松。
当然,让人印象更深的还有她脸上的绣面,也就是刺青。那张长的本来还挺清秀的脸上,居然有半张脸都刺青,刺的是一副古老的部落图腾,显得神秘而又带着几分狰狞。
在秦琅看来,阿姹身上有股子后世影视里的维京女海盗,或者是古罗马时代蛮族女英雄们的气势,那一千乌蒙蛮骑,在她面前全是服服贴贴的,比爨归王说话管用的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相比起来,在长安当过十八年奴隶的爨归王,虽然回归滇地十八年,从奴隶又变成了刺史将军,可他比人感觉总像是个很内敛甚至是有点窝囊的人。不过秦琅看阿姹对他无比顺从的样子,便知道这个看着老实巴交如同是个普通蛮子的爨归王,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种人。
这种人其实才是最可怕的人,因为他把所有的心事情绪都隐瞒起来,喜怒不形于色,这种人一般都是意志坚定,且十分执着的人,一般都是拥有领袖气质的。
但爨归王面对秦琅的时候,却恭顺无比,恨不得拜秦琅为义父,这种人绝不是畏惧权势,或想攀附权势,只能说这种人很可怕,不过秦琅倒也喜欢跟这种知时务的人合作的,跟一个聪明的人合作,总好过跟那些蠢货合作的。
“阿姹说爨乾福最近正在南宁州秘密召见东爨一支的诸州刺史,以及所统的乌蛮诸部,说是爨乾福意图叛乱,阻止朝廷沿南盘江在其境内修路筑城,尤其是不许朝廷进入爨氏家族经营四百余年的根据之地同乐······”范琳依在秦琅怀里,突然想到昨天阿姹跟她说这事。
“南宁州的东爨真敢叛乱?”范琳问。
秦琅笑笑,“其实不论是爨乾福还是爨弘达,东西二爨都是一样不欢迎朝廷入境,我在这里设立通海都督府,已经是他们的底线了,如今朝廷还要从通海修一条大道,联通昆州、南宁州,甚至跟北面的戎州连接起来,等这条路修好后,接下来还要修南宁州(曲靖)至东宁州(贵阳),昆州至西宁州(西昌)的道路,到时候,整个滇地,可就再不是爨氏说了算了,你说他们能不急吗?”
“那他们真要反?”
辅茫 夜臣冰
“先故意喊一喊闹一闹,试试我们这边的反应。”
“原来这个阿姹平时见她挺好的,没想到也不安好心,居然利用我。”范琳对阿姹一下子就不满了。